青岛の旅行日记,老舍的文字在安睡

2019-12-01 12:58 来源:未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 传统古典的红墙黄瓦,碧绿遮天的百年法桐,清新林立的小咖啡馆,说起这些文范儿十足的词汇,脑海里浮现的一定是青岛最具有文艺气质的大学路。”

图片 2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青岛

此刻已经踏上了返程的列车。

图片 3

晚年老舍。

老舍故居

果然,原定的崂山之旅终究是没有兑现,实在是太疲惫。也或许是不再像几年前的大学时代那般年轻,做不到说起就起了。也或许是前一天晚上的好吃好喝,觉得这两天还是没怎么吃过瘾,如果去了崂山,午饭肯定就没了着落。还是一觉睡到自然醒吧,再好好吃顿鲁菜,为这次的青岛之旅画上圆圆的句点。

大学路

老舍在重庆北碚的故居。

发表于 2010-09-14 00:17

去青岛的缘由之一是看人。 有老同学、有老街坊、还有我一直敬重的真人。 老街坊就是老舍先生。 他小时候住在西直门内的西北角,我中学时代也在那里住过。 后来他搬到灯市口的丰富胡同了,离我女儿的幼儿园很近。 妞妞小时候全托,所以她和老舍先生也算街坊。 特小就读先生的文字,现在也时不时的读读,越老越喜欢。 没有辞藻的堆砌、没有动不动就名人名言的得瑟。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实自然,朴素却又厚重。 纯粹的京腔京韵落在纸上,弥漫的是浓到化不开的北京味儿,沁人的是绵长的大城才有的雍容与醇厚。 能把北京话写在纸上的人我知道俩,一是先生一是王朔。 而王朔把“你丫、我丫”类的去了就剩不下什么了。 先生才是真正的大师。 丰富胡同的故居我带妞妞去过,可那时候她小。 我说妞妞咱俩去青岛看老舍故居吧。 妞说老舍也哪儿都去呀! 我说嗯。 火车上聊骆驼祥子。 我说这书就是老舍在青岛写的。 一叫祥子的民国出租司机,和一叫虎妞的女生的爱情故事。 妞说爸你又瞎编呢吧?我属虎叫妞妞! 火车是周日晚上到的,放下行李就直奔附近啤酒街的大排档,暴饮暴食。 我和妞妞都属于吃饭不利落的,动不动就一脸一手。 一桌子的壳儿、一桌子的面巾纸,然后结账。 我说妞没纸了去给爸爸拿几张去。 妞实在,去老板的桌上就拿了厚厚的一叠。 我看愣了,正找钱的老板也愣了。 我说你干嘛拿这么多?老板说没事,拿一送一。 第二天一早,撇一眼地图就直奔大学路。 缓坡、清静,于是从头逛起。 妞说:爸爸地图上说往那边一拐就是一多楼你不去看看? 我说:爸不喜欢闻一多。 妞说:哦,那我也不喜欢得了。 地图没错我错了。 老舍住大学路的这头,我是从另一头找起的。 走呀走。 大学路豁长豁长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也悲剧了,周一休息。 没辙,只好第二天再来! 展厅里有MV。 画面静止,放的是先生最后的声音。 妞说爸你干嘛哭呀? 我说没哭,汗,热的。 离开的时候给妞买了《骆驼祥子》,盖了纪念馆的章,告诉妞妞过几天就是先生的忌日了。 妞问怎么死的我没说。 好好的“人民艺术家”死于“人民运动”,怎么说?! 现在人五人六的傻逼儿子当年却旗帜鲜明的划清界限,怎么说?! 我一说准骂街! 今儿是先生的忌日。 44年前的今天先生走的。 如今先生投水的太平湖已经没了。 当年先生走的刚烈也体面。 上衣整整齐齐地搭在椅背上,手杖也好好地靠在一边。 真正的士可杀而不可辱! 41年日本人围逼重庆时,先生写给王冶秋的信中说:“我看不出能再向哪里跑,而且跑也没有用,好在嘉陵江又近又没有盖儿。” 日本人走了,先生活着。 民国走了,先生没走。 先生有大慈悲,从小与佛有缘,受过广济寺和尚救助得以上学。 先生舍不得北京。 后来他们来了,先生以为一切都会变好。 结果......... 今天是先生的忌日,一早我就对女儿说穿黑的吧。 女儿说行! 女儿还小,好多事只好等她大了自己去体会。 我尽量告诉她我敬重的人和事、带她去看一些痕迹,只是为了让她记住。 女儿随我,记忆力强, 记住了,永不忘记。

这家饭店据说好评度甚高。吃了两天的生猛海鲜有点顶,确实想尽快回到常规的中式菜系。冲着这家店的“佛跳墙”来的,还点了鲅鱼饺子、海肠茄子、外形做的像蘑菇似的酱肉包,每一道菜都分量十足,味道也不错。不过一想到这样的好日子行将结束,就不免几分感慨和不舍,于是便把所有菜一扫而光,把美好的回忆吃进肚子里。

鱼山路

老舍青岛故居。

图片 4

大学路,以及周围的鱼山路、江苏路、龙口路,是青岛老城区的典型代表。夹植两道的百年法桐,每到夏季便浓荫蔽日,映衬出路旁黄瓦红墙的浓浓典雅历史感。

前几天在重庆北碚偶然发现老舍抗战时期的旧居,一个不大的院落,地处闹市却非常幽静,院中花木葳蕤,小楼前是老舍的坐像,神态安然,依然是画册中常见的模样。游览完毕在院中小憩,突然想起,今年8月24日恰好是老舍去世50周年的忌日。

云山雾绕的“海肠茄子”

图片 5

老舍是老北京人,出生在皇城根下,除在国外待过一段时间外,老舍先后在济南的齐鲁大学、青岛的国立山东大学教书、写作,抗战爆发又到大后方主持“文协”,直到1949年后才回北京。在老舍生活过的这些地方,如今都还保存着他的故居,《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等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就是在这些斑驳的老房子里完成的,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些文字的气息。

由于前一晚做了Plan B,吃完饭后不敢留恋太久,直奔下一站大学路。毕竟是新来乍到,具体距离和路程到底多远实在拿不准,提前查的公交站也突然找不到了,于是果断打车去往目的地。看地图上感觉应该很快就能逛完,而且出租车到目的地也就几分钟,所以紧张感也顿时少了大半,最后我们还是从大学路走到火车站的。

人们熟悉的大学路,大概是游人如织的“网红路”,还是一年四季从不间断拍摄的“婚纱摄影打卡地”。

小羊圈胡同

大学路就是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路的两边有各具特色的小咖啡馆,也有红色院墙般的标志性拍照点。不远处有青岛交响乐团和青岛博物馆坐落于此,隔壁的海洋大学和路两旁泛黄的树叶也让我驻足停留了一会儿,为了练习我拙劣的照相技术。

图片 6

老舍出生在北京护国寺附近的一条小胡同里,不过他从未向人提起他出生在哪所房子里,直到1979年他的自传体小说《正红旗下》在《人民文学》发表,家人才根据小说的描述找到老舍的诞生地——北京西城区新街口大街东侧的小羊圈胡同。

图片 7

或许大多数人并不知晓,大学路据说是青岛最早的路,始建于1894年德国侵占青岛以后,现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小羊圈胡同可以说是老北京最窄小的胡同了,最窄处不过一米,最宽处也不过一米半左右,面向大街的出口更是逼仄隐蔽,仅有三块方砖宽窄,人们往往不能注意到它的存在,正如老舍在《四世同堂》中所说:“那么窄小,人们若不留心细找,或向邮差打听,便很容易忽略过去。”但在胡同内有两个相互分离的葫芦型的空场,非常宽阔,大概是因为这种格局颇似羊圈,所以就被命名为小羊圈胡同了。1898年农历小年酉时,老舍就出生在小羊圈胡同五号院三间北房中东头一间,并在这里度过了贫穷、孤寂的童年,直至十几岁时才搬走。老舍常常在院子里和姐姐一起玩羊拐,玩腻了便又用模子扣出各种各样的泥饽饽,就像《四世同堂》里的小顺子和妞子一个样,他后来回忆起这段时光时说:“我不知在这里曾消磨过多少光阴,啼哭过多少回。”

走着走着就发现,前方似乎没有什么可逛的了,遂决定原路返回,沿着刚才打车路过的栈桥和海边步行至火车站。突然想起大学路上还有老舍故居没有去,作为喜爱戏剧,又参演过以他著名的文学剧本《骆驼祥子》改编成歌剧的我们,自然就兴高采烈地向目的地奔去。在短短的几分钟路程中,我们就遇见了数家拍摄婚纱照的影楼团队。新人们在暖洋洋的阳光沐浴下,被摄影师恣意地摆布着,作出各种他自认为美好的pose。

图片 8

当老舍家人找到小羊圈胡同后,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地方早就在老舍笔下见识过了。对于自己与母亲和姐姐相依为命的地方,老舍怀有无法割舍的情感,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都有小羊圈胡同的影子,胡同口原来有处茶馆,后来改为新泉浴池,据一些老人回忆,北京人艺舞台上的《茶馆》就很像当年胡同口那个茶馆。在老舍小说里人们耳熟能详的一些老字号如“柳泉居”、“天泰轩”和“英兰斋”也都在小羊圈胡同的周围。从胡同向北不远,就是老北京赫赫有名的积水潭,当年这里非常幽静,有山有水,有芦苇,有石头,老舍小时候非常喜欢这个地方,经常在此玩耍嬉戏,他在散文《想北平》中曾这样写道:“面向着积水潭,背后是城墙,坐在石上看水中的小蝌蚪或芦苇叶上的嫩蜻蜓,我可以快乐地坐一天,心中完全安适,无所求也无所怕,就像小儿安睡在摇篮里。”

老舍故居不大,进门是个小院子,左手边估计是后盖的几平方米的老舍书店,里面摆放的都是老舍先生的文学作品。右边伫立着一座独栋二层小楼。二楼不对外开放,一层不看陈列物的话,也就是两室一厅的感觉,格局很小,但足够精致。陈列的物品有他的写字台、各类文集手稿,还有一个大屏幕,放着1966年日本NHK记者采访老舍先生的珍贵录音。其他更多的则是陈列着以《骆驼祥子》为蓝本改编而成的各种剧照和影像资料:有话剧、京剧、影视剧、歌剧等等,几乎涵盖了所有表演艺术形式,足见它的文学性和艺术性造诣之高,所以老舍故居门口又挂着另一块门牌:骆驼祥子博物馆。

这段覆盖着琉璃瓦的红墙,早已成为老城区欧式建筑环绕下大学路最为显眼的坐标。红墙之内矗立的三栋风格迥异的老式建筑是青岛红卍字会旧址,它们见证了青岛八十余年的风雨变迁,现为青岛市美术馆的所在地,浸染着深深的艺术气息。

1949年后,小羊圈胡同因言之“不雅”而更名为小杨家胡同,那所“一向不见经传”的老胡同也就随着老舍的文字留在人们记忆中了。

图片 9

图片 10

《大明湖》的火劫

青岛果然是个适合散步放松的城市。也许我没做什么详细攻略,只是走马观花地去了几个著名景点,但还是不妨碍我用自己的理解去面对这座舒适感爆棚的城市。我没有深入了解之前发生的关于青岛大虾38一只的“典故”,但这不妨碍我对这座城市的喜爱。沿着海边散散步、拍拍照,只消半小时便走到了火车站,这次的旅行也就圆满结束了。借着交作业的机会,来表达一下我这两天的旅行感想,也是甚好!希望还能有机会来到青岛,至少要去爬一下我一直期待,却没去成的崂山吧!

向左走 大学路

1930年春,老舍受聘担任齐鲁大学教授,在济南生活了五年之久,所以老舍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当成了大半个济南人,常自称济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教书之余,老舍先后创作了《一些印象》《春风》《趵突泉的欣赏》《大明湖之春》等多篇与泉城有关的散文,他把济南的山、水、湖、泉、寺、塔、夏日的荷花、春天的杨柳,甚至大明湖游船上漂亮的对联都写进他的文章里了,把一座城市描写得那么典雅、精致、动人且富有诗意,这在老舍一生的创作中是非常罕见的。

图片 11

遇见生活的小确幸……

老舍在济南换过几处住宅,但住得最久的是齐鲁大学附近的一所小院,在这里老舍有了第一个孩子,起名“舒济”——明显带有济南的影子。

青岛,下次见!

一栋接一栋的洋房别墅,一处又一处的名人故居,一家连一家的咖啡馆……大学路,代表着一段充满文化气息的历史,也代表着一种悠闲惬意的生活情怀。

齐鲁大学的许多教师都在南新街居住,学校的校长、英国人布鲁斯就是老舍的邻居。老舍居住的小四合院有二道门,佣人老田夫妇住在门房,内宅老舍一家居住,东边两间是厨房,西边两间为餐厅,北屋上房三间分为两半,东边是老舍夫妇的卧室,西边是会客厅和书房。老舍爱养花,院子里种满了花草,一个大水缸还养了金鱼荷莲,院里还有一口小水井供全家使用。多年前我曾探访过这个院落,当时还是民居,主人热情好客,但房屋已破败不堪,只有那口小水井还是当年模样。

图片 12

初到济南时,老舍刚刚结婚,生活安定,此间他以济南为背景创作了长篇小说《大明湖》。1928年“五三惨案”,济南血流成河,无数百姓死于日寇之手,“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美丽泉城“一切都似笼罩在一片灰色的大梦中”。残酷的现实深深地刺痛了老舍那颗善良而敏感的心,每当他看到济南古城墙上斑驳的“炮眼”时,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慨,并由此产生了一种创作的冲动。经过半年多的资料搜集和酝酿,1930年冬,老舍开始了《大明湖》的创作。

光影斑驳的小卖部,手写的“QQ币充值”,把90后的记忆一下子拉回到小时候。冷饮和冰糕,又是多少个夏日放学后心心念念的美味~

但这部揭露日军侵华暴行的小说最终却毁于日本人的炮火之中,未能与世人见面。原来小说完稿后,老舍将其寄给了上海的《小说月报》,1932年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和印刷所被日本飞机炸毁,即将付梓的《大明湖》也丧身火海,从此夭折。老舍没有留底稿的习惯,也没有勇气重写,后来在朋友们劝说下,老舍将《大明湖》中最精彩的部分写成一部中篇小说,这便是有名的《月牙儿》。

图片 13

对于《大明湖》的遭遇,老舍极为痛心,他曾用他那特有的幽默辛酸地调侃说:“到济南后,自己印了稿纸,张大格大,一张可写900多字。用新稿纸写的第一部小说就遭了火劫,总算走‘红’运!”老舍夫人胡絜青也在《正红旗下》序言中评论:“遭遇最惨的大概要算20世纪30年代在济南写的长篇小说《大明湖》了。”

说到大学路8号,有情怀的吃货绝对不会陌生。不接受采访,不接受预约,想啥时候出摊儿就啥时候出摊儿,傲娇的炸串大爷,早已成为岛城吃货界口口相传的“传奇人物”。

青岛的红樱绿海

图片 14

1934年,老舍离开齐鲁大学去青岛国立山东大学任教。

没有店面,没有名字,只是在大学路8号的小院内,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几张小桌几个马扎,大爷的炸串却火了20多年。隔着铁栅栏就能够看到大爷忙碌的身影,还未走近,诱人的香味儿就扑鼻而来~

初到青岛时,老舍住在莱芜一路,不久就搬到了金口二路。诗人臧克家曾在山大读书,毕业去外地教书,放假时经常回青岛找同学师友聚会,与老舍来往颇多。对于老舍在青岛的寓所,臧克家在《老舍永在》一文中说:“记得老舍住在离大学路不远的金口二路,走完大学路,过了东方市场就到了。小门东向,一进门,小院极幽静,草坪碧绿,一进楼门,右壁上挂满了刀矛棍棒,老舍那时为了锻炼身体,天天练武。”

图片 15

1935年暑期,臧克家又来青岛避暑,与王统照、老舍、洪深等友人创办了文学周刊《避暑录话》。臧克家经常去金口路约老舍出去散步、聊天,他曾在文章中充满感情地回忆说:“晚饭之后,黄昏之前,我同老舍二人,沿着海边的太平路漫步西行。这时,碧海蓝天,辽阔无际,远处的小青岛也用青眼迎人。我俩迎着西天的红霞,一绺一绺,像红绸纱遥看着一片绿色。”

传统的裹面炸串,刷上大爷自己做的辣酱、甜酱和果酱,味道确实一等一的棒。

老舍山大教书期间,出版了短篇小说集《樱海集》和《蛤藻集》。据胡絜青回忆,《樱海集》就是老舍在金口二路编定的,收在这个集子里的十几个短篇,也“差不多都是在青岛写的”。正因为此,老舍在《樱海集》序言中专门向读者描述了这所房子:“开开屋门,正看邻家院里的一树樱桃。再一探头,由两所房中间的空隙看见一小块儿绿海。这是五月的青岛,红樱绿海都在新从南方来的小风里。”这也是这本小说集被命名为《樱海集》的原因。

图片 16

金口路的房子很舒适,但环境有些吵,不利于老舍创作。1935年秋,老舍一家搬到了黄县路6号的一座楼房里。当时附近就只有这一所房子,环境非常安静,老舍经常坐在院子的树荫下沉思。老舍在黄县路寓所创作了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如今这所老房子被命名为“骆驼祥子博物馆”,成为青岛的一张文化名片。

继续前行,打卡大学路14号院。这里种满了高高大大的银杏树,漫天遍地的金黄叶子会准时赴约每年的深秋与初冬。

老舍在山大待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影响却很大,他在山大开的课程有《小说作法》《文艺批评》《高级作文》和《欧洲文学概论》。老舍生性幽默,一口京片子,学生们都很喜欢听他讲课,但他自己却很谦虚,常常对学生们说:“肚里的东西,两个礼拜,顶多两个礼拜就倒光了!”

图片 17

老舍喜爱武术,也喜爱京剧,他工老旦,下课休息时,常常为同学们唱上一段。据学生回忆,有一次学校开联欢会,老舍还拿着筷子和碟子唱了一段“数来宝”。老舍就是这样一个快乐的人,总是把笑声和欢乐带给大伙,所以老师和学生都称他“笑神”。

图片 18

老舍与山大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专门写了一篇名为《青岛与山大》的文章,刊载在1936年年度版《山大年刊》上,他在文中这样写道:“不管青岛是怎样西洋化了的都市,它到底是在山东。‘山东’二字满可以用作朴俭静肃的象征,所以山大——虽然学生不都是山东人——不但是个北方大学,而且是北方大学中最带‘山东’精神的一个。”

清晨的阳光穿过树杈,初冬的风时暖时寒的瑟瑟着,站在银杏树下等风来。一阵冷冽冽的风吹过,银杏树开始打哆嗦。无数的黄叶子雪花般飘落,旋转跳跃闭着眼,你知道这景有多美吗?

抗战爆发后,老舍由山东只身前往武汉参加抗战,1946年后又应邀去美国讲学,此间山东大学校长赵太侔致信老舍邀其回校任教,老舍本人也有这个意向,但最后终因多种原因未能成行。1949年后,老舍回国担任了文艺界领导职务,据说他的好友、山东省文化局长王统照邀其到山大再执教鞭,但这已不是老舍自己所能决定的事了。

图片 19

同样位于大学路14号院子的,是昨日乡村原木工坊,一家充满温暖日系风的小店。

图片 20

无论是手工陶艺,各种日本职人手作的布艺,还是细腻入心的芝士蛋糕和%咖啡,这里的每一丝空气中,都盈满了日式小清新的味道。

图片 21

店的对面,黄县路12号,便是老舍先生故居,也叫骆驼祥子博物馆。在这里,老舍享受了一个理想家庭的温暖,度过了人生与文学探索旅程中的黄金年代,孕育出世界文学名著——《骆驼祥子》。小提醒,老舍故居开馆时间为上午9点至下午4点,周一闭馆不要扑空~

图片 22

若是饿了,这里有深夜食堂般暖心的小食店——大学路14-2号,鬆居酒屋。

图片 23

食物原来也可以如此文艺美好,胃满足了,心里也自然洋溢出幸福感。

图片 24

大学路也被称为咖啡一条街,林林总总的文艺清新小咖啡馆甜品店杂货铺,每家都有自己不同的调调。

图片 25

长颈鹿咖啡馆

地址:大学路14号

图片 26

咖啡空间

地址:大学路14号

图片 27

松果甜品

地址:大学路40号乙103室

图片 28

concertino小协奏曲杂货铺

地址:大学路40号乙

图片 29

米高咖啡

地址:大学路48号院

向右走 鱼山路

那一街吹过百年的风……

在鱼山路的墙上,有一面金属标志牌,配着地图,标明了这一带名人故居的散布:康有为、梁启超、鲁迅、老舍、萧军、萧红、王统照都曾在这边居住。

图片 30

当年,梁实秋就是在这里开始了《莎士比亚全集》的翻译。

图片 31

海大斜对面的鱼山路36号,就是童第周、束星北、冯沅君的故居,院子里有十几座漂亮的小楼,至今还有人在居住。

图片 32

鱼山路,大概是青岛最有韵味的路吧。

图片 33

老城区生活化气息充满了暖人的亲和力,道路蜿蜒交叉、树叶枝木凌乱中形成的错落有致,层次丰富,层层叠叠地蔓延着怀旧的情愫。单是路上的这份静谧,都使人变得心思细腻而平静。

图片 34

中国海洋大学鱼山校区,我爱着的母校啊。这里仍有保存完好的俾斯麦兵营旧址、闻一多故居,保留原貌的德国建筑,古朴而典雅。

图片 35

被誉为海大小后厨的华春餐馆,浓油赤酱的鲁菜系餐馆。

图片 36

糖醋里脊、白菜炒大虾、铁板豆腐……每道菜都是山东人喜欢的朴素厚实的老味道。

图片 37

豆庐Cafe,鱼山路6号。

图片 38

图片 39

有喵的咖啡馆,总是有种神秘的安全感。透明的落地窗,看得见红瓦绿树的老城,暖而心安。

图片 40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向左走OR向右走

都会遇见美好

旅行如此

或许生活也是这样

关于老城区的路

我还有很多故事要讲

用眼睛和心逛游青岛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单场竞猜发布于健康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岛の旅行日记,老舍的文字在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