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登华山,我与华山十三小时亲近

2020-01-07 12:46 来源:未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华山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华山

车过风陵渡。

图片发自简书 App

发表于 2001-08-29 13:51

中国有许多名山,各有各的千秋,而华山是其中我感觉最不一般的,因为这儿往往都是深夜登山。 当我们在夜里十一点开始踏上华山时,那兴奋的心情现在依然让我记忆深刻:黑暗帮衬着群山连绵崔嵬的气势扑面而来,这时可见的山也许并不高大挺拔,但在这时这地,早已习惯了的总和黑暗联系着的灯光不再了,我们所有的只是两个手电而已,能照亮的仅仅是身周有限的距离。若试图以其刺破这广阔的黑暗,看似强劲的光柱却迅速淹没于夜空之中,只是在远远的山壁留下些若有若无的痕迹。试着关了这我们仅有的力量,霎那间就像失去了最后的屏障一样,环视已久的暗夜立刻吞没了我们,将我们也似乎变成了这黑暗的一部分,吓得我们马上又打开了手电,却又忍不住回想刚才那短暂的一刹那时的情景:置身于空旷深邃的自然中,星星是唯一还带来光线的东西,就在这幽淡的可见中,环绕四周的群山仅露出他们曲折玲珑的轮廓,在他们的背后繁星偷偷露出闪亮的眼睛。 在开始的一段路上,游人还很稀疏,只有在转弯的地方抬头或回望还能见到星星点点的手电似山中的流萤,证明这儿并不只有我们存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我们一行人。尤其在这样的环境中,山涧的水声是此时此地主旋律,和上虫鸣蛙声织出了一曲天籁,打破这种嘈杂的宁静的只有我们的语声。试想一下,黑暗甚至掩盖了彼此的容貌,路的前方永远是一团深邃,有限的手电光只有加重了前方的黑暗,我们就像是不断地踏入未知之中,视觉几乎失去了作用。这实在是前所未有的感受,这时的黑暗没有给我带了任何恐怖或是不安,只有异常的平和与坦然。我真想建议关了手电就这样走在黑暗中,让星光作保障,用触觉和语言保持伙伴间的联系,这又会是怎样一种感受?

玉泉院

晋陕两省在此隔河相望。昔日的渡船早就被雄伟宽大的风陵渡大桥替代。桥下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只见她夹带着黄色的泥沙,沉重地翻滚着,吃力地游动着。河道虽宽,但泥沙沉积,大部分已变成了沙洲,只在中间还能见到黄色的涌浪在奔突向前。

黎明前的黑暗
深邃而短暂
冰封了好长时间的大地
没有半点解冻的迹象
远处并不巍峨的群山
却给人不相符的压迫感

五里关

一过风陵渡,就到了陕西的潼关。当年的天险,早已变成了坦途,古时的关隘,正逐渐演变为一座现代城市。

厚厚的浓雾
正在吞噬着整个村庄
稀稀疏疏的狗吠声
打破死一般的寂静
零零散散微弱的光亮
带来了一点点生机

毛女洞

过了潼关,广阔的渭水平原舒展在眼前。高粱挺直了身躯,挥动着绿叶向你致意;玉米扭动着细腰,羞答答地向你问好。就在这片广袤迷人的平原上,突然立起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巨人,张开双臂,截断平原。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岳华山。

父亲佝偻的臂膀
扛着沉重的包囊
脚下的摩地声越来越响
身后的母亲
垫起脚极力的望向远方
即使那远方的背影早已模糊不堪

青柯坪

远远望去,一座俏丽的山峰笼罩在西下的阳光里,好似玉兰怒放,正绽开她柔美的花瓣;又如巨人屹立,正挺起他昂扬的躯体。这个兀立平原,集美丽和刚毅于一身的山峰,正是华山最醒目的标志——西峰。

列车缓缓驶过结满冰块的河滩
远处大山的最顶处
少半个太阳发出并不耀眼的光芒
大雾开始慢慢淡去
露出大地的本来模样
它是那么安详端庄

回心石

当太阳落下地平线的那一刻,我们到达了华山脚下。

结冰的河流
光秃秃的树干
刺骨的寒风
厚厚的毛裤
曾经这一切那么那么熟悉
如今却又不得不渐行渐远

老君犁沟

坐在一家小餐馆,望着渐渐隐没在黑幕里的华山,心中涌起一阵冲动,也袭上了一丝恐惧。听西安的朋友说,登华山最佳出发时间是午夜十二点,黑暗中看不见危险,既减少了恐惧,又躲过了烈日,登顶时分正赶上日出,然后游览下山可省去一日房租。我半信半疑地问餐馆老板娘,她的建议与朋友所说一模一样。

我的家乡,我的亲人
我曾经拥有过你
我现在却也在慢慢失去你
我多么怀念你啊
你那么美好
我多么怀念你啊
你那么夺目

擦耳崖

看来夜登华山是最好的选择了。不过我还是将登山时间做了小小修正:晚饭后立刻上山,夜宿北峰。

再见了,我的家乡
再见了,我的亲人

苍龙岭

寄放了多余的行李,租个大手电,我们进山了。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分。

金锁关

跨进西岳大门,穿过玉泉院,踏上了幽黑的华山峪道。这是一条用花岗岩石条铺成的进山大道,一边靠着结实的山体,另一边挨着涓涓的山溪。举手电照去,大大小小光滑溜圆的鹅卵石反射着冷光,溪水穿行其间发出清脆的叮咚声在夜间听来格外悦耳。山风扑面,星光闪烁,青蛙鸣唱,流水伴奏,夜登华山之路,竟是这般浪漫?

中峰

浪漫之路并不长。过了莎萝坪,山道开始变陡,紧贴山崖弯曲盘旋而上。没走多久,已经气喘吁吁。正愁无处歇脚,忽见前方不远处有灯光闪亮。走近一看,是一个小铺,有饮料食品纪念品,还有一块木牌写着诱人的四个大字:冰镇西瓜。没有冷柜,何来冰镇?原来是将西瓜放在一个连着一个顺着山势上下紧挨的大盆里,引山泉流入,清澈冰凉的山泉从第一个盆流到最后一个盆,带走了热气,灌进了清凉。还有一种很好吃的自制食品:小米绿豆粥。口渴肚饿时,喝上一碗,凉凉甜甜,既解渴又充饥。与山下商铺最大的不同之处是:铺内留出了很大的地方放置了许多躺椅和木凳,供游人休息。你就是不吃不喝不买东西,照样可以坐下歇歇脚。

鹞子翻身

休息了几分钟,补充了水分,气也喘匀了,背起行囊,继续登山路。

长空栈道

走不到一里地,又觉得腿酸气短。这时,又会发现灯光就在前方不远处。又是一个小铺,又是躺椅木凳,又可以歇歇脚。

发表于 2002-02-25 08:38

关于华山的神奇传说、华山的道教圣地、华山的赤裸雄姿、华山的峥嵘险峻、华山的形容地势,我只是从资料中查找,然而华山对我来说毕竟太陌生了。 此次西安之行的最后一站便是登华山,一路向华山挺进开始,我竟有些激动地紧张。想到华山的种种,能否登上极顶,使我心神不宁,时常莫明的走神。 二千零二年正月初五,零点三十分,我和二位同伴从玉泉院出发,目标海拔2160米华山极顶。事先我们对着华山导游图认真研究,算好时间要赶在早上七点左右登上东峰观日出,然后登上玉女、落雁、莲花、云台五峰之后返回。 选择夜登华山有二大好处,一是有些路段只能一人通行,夜晚人少不挤,二是走在崖壁上看不清万丈深渊感觉不到害怕。作好登山的一切准备之后,一行三人一路来到五龙桥售票处,得知今天上山的人很少,地面午夜温度零下五度,后半夜还要下雪。此时一切都难不倒我们,当地人关切地叮嘱我们一路小心慢走。 进入大山,蒙眬片片,神秘莫测。侧耳细听,路旁的山泉咕咕流荡,眼望四周,影影绰绰感觉山的轮廓,抬头望天,黑暗的天空找不到一颗星星。手电的光亮仅仅照着脚下有限的路,前方始终是漆黑一片。 经过一段长长的爬坡,蜿蜒的山路渐渐变得坎坷狭窄。走过五里关、石门、婆罗坪、毛女洞、来到青柯坪。决定在此作了一次大休整,进食后,我闭上眼睛,感受黑暗中的大山赐予我的宁静,深呼吸给肺来一次大清洗,我的体力也在这一刻得到一点恢复。这时同伴对着大山大声呼喊,一阵阵回音落到我的耳旁。睁开眼睛,手电照着不远处的群山,银色的是大片石壁,黑黝黝的是生长在绝壁缝里的树木。 年青的纲,拿出地图,在头灯的照射下,三首聚会,六目查看。青柯坪后面就是回心石,登华山的真正意志和艰险将开始考验我们。 回心石,万丈悬崖直耸云端,胆怯者望而生畏,回心出峪。我丝毫没有退缩,登着古人凿出的石级上,攀铁索一步步艰难地爬在弯弯曲曲的登山道上。 过了回心石就是千尺幢,在峭壁上的大裂缝里,高近一里,三百七十余石级,几乎垂直,顶端如井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当年解放军就是蔽开千尺幢,从北峰智取华山的。 前面有年青的纲开路,我在狭窄的石级上吃力地爬着,每爬几级,就喘着气,息上几秒钟,不知爬了多久,终于出了井口。紧接着就是百丈峡、老君犁沟、擦耳崖,这些山道一侧绝壁,一侧悬崖,石阶仅半只脚宽,挑战自我的决心使我一次又一次地战胜这一道道险关。前面又是绝壁挡道,九十度的绝壁上凿出一条天梯,攀索犹如登天,我手抓铁索脚登天梯人像壁虎一样往上爬去。这苦、这累,我深深地尝到了,不知道我的一生还会艰难地爬多少次,但这次的经历会使我终生难忘。 华山,我千里迢迢赶来一睹你的雄姿,我一夜未睡一步步亲近你,我已精疲力竭四肢无力,你难道还要怀疑我的真诚、考验我的意志,苍龙岭是你为我设的最后一道险关吗? 苍龙岭,势陡如削,二尺多宽的岭脊,形如龙背。相传唐代文豪韩愈至此惊恐失色,将书投下岭去,至今崖上还刻有“韩愈之投书处”。 登上苍龙岭,只有往上攀,我两只手抓住左右铁索像青蛙式的姿势往上爬行,似乎永远爬不完的石级路,我已记不清在上面爬了多久。当全身的劳累靠着你小憩时,你用温柔的山风安抚我,又将我带进黑暗特有的奇妙梦境,啊!我领略了你的神秘,让我幻想,消除了我一半的疲惫。尽管我的姿势不雅,但你还是让我一步步地亲近了你。 我们三人一路走来,前后尽没有遇到任何人,天有时飘着雨雪,靠着三支手电探路。来到金锁关,东方露出一点儿鱼肚白,看时间早上六点多。 金锁关又叫“通天门”,是三峰的咽喉,进入关门,气温骤降。石级上冰雪相交,攀登又增加了难度,我们互相叮咛一定要小心脚下当心滑倒。又经过一段艰辛之后,我们在七点零五分终于登上中峰。 经过六个半小时的攀登,我们饥寒交迫至深在云雾之中,兴奋地对着一片片云雾大声狂叫,惊醒了沉睡的大山,还有住宿在山上的游客。敲开山上的餐馆,一碗青菜肉丝面,是一生中吃到得最好吃的食物。 不愿多休息,华山我还没有亲到你的全部,我又一气登上东峰。我的真诚终于打动了你,你露出灿烂的笑容,用一轮红日迎接我,伸手可接的红日,这礼物太贵重,感动得我看你一眼就流泪。你披着银装与我嬉戏,欢喜得我在你身上测雪深,踩脚印,按手印,拍照留影。 “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的华山,险中之险,当属鹞子翻身和长空栈道,我们一点不含糊,通过鹞子翻身,走一回长空栈道,直往华山极顶挺进。 曙光就在前方,华山极顶就在眼前,可四五米高的巨石上没有石级铁索,覆盖着一层冰雪,靠着刻在巨石上浮浅的大字攀登,每一步脚底都在打滑,都有可能滑下去的危险。年青的纲奋力第一个登上顶峰,在他的帮助下,我们一个个努力上顶。 近十个小时的攀登,我终于站在2160米的华山极顶,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兴奋地欢呼着。咦,山顶一泓碧水终年不涸,不知是否这也是神话。豁然呼啸的狂风把我吹进层层白云中,团团云雾挡住我的视线无法一览群山来欣赏你的雄姿。不无遗憾,但我已投入你的怀抱,感受你千万年饱经风霜的雄伟。 下一个目标是西峰,可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在冰雪石级上下山更是难上加难。我已斗志昂扬,雄心勃勃,小心翼翼地下山,渡过一道道危险区,年青的纲,用敬佩的口语赞赏我这个年龄还与他们一样走过来,感激得我一不小心滑了第三跤。 一股作气登上西峰,站在莲花洞前,脑海里《宝莲灯》的神话传说栩栩如生,惊奇造物主尽把巨石逼真地雕凿成一朵硕大莲花。 一路走来,满目壮观雪景使我留连忘返,那斑驳的峭壁上缝隙里,顽强地生长着杂草与树木,毅然在狂风中劲舞。我又困惑于这世间的造化,看那怪石突兀活像一尊尊老道士。悬崖上还奇妙地装饰着上古时期的图腾壁画似飞禽走兽,悬于万仞,积淀千年。华山你那遒劲有力的山体,证实了华夏儿女几千年可歌可泣的壮举,令我振奋扼腕,血液沸腾。 最后一个目标北峰也要拿下,尽管我的腿酸胀疼痛难忍。人生的目标就是不断向自我挑战,我终于看到当年解放军插在北峰上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我的面前。 十三小时几十公里华山路,足迹五大主峰,登山道路,艰难险阻,经历死的考验,一路走来。告诉我,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不断向自我挑战,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越往上走越累,越想休息,而小铺与小铺的间隔似乎也越来越近,每当觉得累了,灯光总会善解人意地出现在不远处。到后来,登上北峰好像不再是我的目的,前方的灯光才是最大的诱惑。拖着疲惫的双腿,登上数不完的石阶,就是为了前方那盏在黑暗的山谷里显得特别明亮的灯。

开始还疏疏落落的游客,在灯光的吸引下越聚越多,汇成了一大帮,一起歇息,一起出发,一束束手电光在黑夜里晃动,把阴森森的山谷变成集市一般。如果说刚进山时面对漆黑的山谷还心存畏惧的话,此时的热闹气氛早已将恐惧一扫而光。

过了青柯坪,行程已经二十里,时针指向午夜十二点。上行不远,见许多人用手电照着一块巨石,凑近一看,上面赫然刻着三个大字:回心石。意思是前路艰险,胆怯者就此回心转意,下山去吧。不料这三个字却激发了游人的英雄气概,个个头也不回,奋勇上山。

走了十分钟光景,路到了尽头,一座几近垂直的山体挡住了去路,光溜溜的岩石在明月下泛着苍白的光,两道嵌在绝壁上的石梯冲天而起,看不到头,直插星光闪烁的夜空。这,就是华山的头一道险关——千尺幢。

游人们安静地坐在千尺幢前的护栏和石阶上,大家在积蓄力量,积累勇气,准备冲刺。

我对妻子说了声:上吧!走向直冲云霄的“天梯”。我右手握手电,照着差不多要贴上脸面的石梯;左手抓铁链,一步一级往上挪。大概登了一半高度的时候,突然一阵猛烈的山风呜呜怪叫着横吹过来,几乎要把我掀下山去,惊吓之下,我本能地贴紧石梯,左手死死抓住铁链,一动也不敢动。风过后,觉着脸上有点湿,原来是嚇出了一身冷汗。低头看,黑魆魆见不到底,模模糊糊看到妻子在下面几米处慢慢向上移动。此时,悬在半空中的我,总算体会到了夜登华山的妙处。往上,只能见到手电光所及之处;往下,看不清离地有多高。无知者无畏,如换在白天,像这般挂在悬崖绝壁中间,定会吓得手软脚酥。

咬紧牙关登完了“天梯”,俯身下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再往上是百尺峡,老君犁沟,虽然也是威名显赫的险峻山道,但比之千尺幢毕竟逊色许多。携攀登千尺幢的余勇,一跃而过。正感到精疲力竭之时,忽然眼前灯火通明,定睛一看,前方石门的门楣上刻着三个大字:北峰顶。

终于登上北峰了!

抬腕一看,凌晨两点。山风拂面,清凉醒神,疲劳顿消。举头远望,冷峻的西峰在弯弯的晓月下肃然挺立,满天的星斗,那一刻都集聚到了华山的夜空,汇成了一条长长的银色星河。这,大概就是银河吧。

图片 3

东峰仙掌岩

图片 4

南峰上的青松

图片 5

西峰峭壁

图片 6

图片 7

金鸡报晓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西峰晚霞

图片 11

苍龙岭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单场竞猜发布于家用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夜登华山,我与华山十三小时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