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教堂建筑艺术的历史成因,一叶轻舟游记之英国

2019-11-26 16:14 来源:未知

非洲六次殊途同归之旅

北京名人国际大酒店¥936起立即预订>

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

图片 5

关裕年

展开更多酒店

一叶轻舟游记之英国

巴洛克是欧洲17世纪末18世纪初艺术时期的统称,按照这个葡萄牙词语的意义来理解,此时期的艺术就如同一颗形状不规则扭曲着的珍珠。与其他时期艺术一样的是,巴洛克这颗人类史上至今最为绚丽的珍珠也有着培育它的温床,但这个温床既非观念的革新,也非某种情感在某一时期的群体性涌动,而是基督教世界中1516年开始的宗教革命。基督教世界中的教义分歧由来已久,曾在基督教历史中引发无数大大小小的冲突。在16世纪初,教义纷争所导致的不满,经千年积压已蓄积了巨大力场,而此时,失去公信的罗马教廷已无法约束这个力场。

图片 6

发表于 2012-09-12 07:45

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

我家后窗看到的“名人国际大酒店”

关裕年

在北京四环路以北,有很多酒店,唯独“名人国际大酒店”离我们家最近,直线距离几百米,在不同的三个窗户以及一个阳台都可以对这个酒店一览无余。久而久之,面对不同的气候条件,以名人国际大酒店为背景的相片就越照越多,

在这个酒店开业不久,几乎是许多追星族最爱光顾的酒店,由于我们散步经常是在这个酒店附近,打听路的人就尤其多。一堆一堆的人站在酒店的前面以及侧面等待着什么……开始,我耐心的告诉人家怎么走就算完事,后来多了、频繁了,也就产生了好奇心。一次,一个窈窕淑女向我问过路后,我告诉她,只要你抬着头走路,就会看见“名人国际大酒店”的招牌,不要着急,人急就会看不见前面的东西……你这么急是要去干什么啊?她回答我,急死我了,那个“谁?谁?谁来的?”一会儿就出门,我要找他签名,那可是个大名人呢!我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个“追星族”,赶紧给她让路,别耽误了她的大事……

在名人国际大酒店刚刚开张的那个阶段,名人国际大酒店门口无时不刻没有一堆追星族在那里“侯等”,不厌其烦,意志坚定……

正在我开始给这个酒店更换不同的背景给它照相的时候,一次在酒店的不远处看到了我的一个老同事兼好友蔡先生,一聊才知道,自从他离开我们公司后就来到名人国际大酒店任副总经理。从此进出名人国际大酒店的次数日见增多,送送我们共同喜欢的书籍,喝喝茶……总之,这个名人国际大酒店又变成了我的关注对象,今天就是要写写我的朋友兼驴友蔡总的不同旅游经历。

才总不仅仅是位有身份的人,同时他还是一位有见识的人,一位终生对待生活十分严肃的人,一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的人……

沙尘暴中飞机安全着落

那还是两伊战争之际,蔡先生奉命去伊拉克述职,他所乘坐的飞机只有五个人,其他四人都是伊拉克人,空乘小姐大发慈悲,随便吃,随便喝,结果很清楚:他们五个人就像“屎壳郎掉在泔水桶里,是足吃足喝”。就要到达巴格达,突然飞机仿佛钻进一个正在退化草原的土拨鼠的洞穴里,四周都是一片沙尘,什么也看不见,能见度为0。原来,是碰上了沙尘暴,好危险,还好,凭着蔡先生平常“不做坏事,只做善事”的良好的“积德”根基,飞机还是平安的在巴格达机场降落,现在看来,飞机上的其他四位客人也应该感谢我们蔡先生才对……这个时候,蔡先生瞄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巴格达时间深夜11点多了……

炮火中的锤炼

去机场接机司机告诉他,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距离他即将住的酒店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一发威力相当500公斤TNT当量的飞毛腿导弹在那里爆炸。他下榻酒店大堂的玻璃已经化为碎末,工作人员正在清理,街上空无一人,宾馆前的底格里斯河水依然宁静,对面总统府的倒影在河水中荡漾着美丽的涟漪,一切都是这样不可知……睡觉,好辛苦,好累……

震耳欲聋的炮声叫醒了熟睡的他,高射机枪在楼顶上“当、当、当”的对着漆黑的天空开火,眼前的世界就是一片战火纷飞的战场。开始,他还只是趴在地上,逐渐胆子大了一些,他爬到阳台仔细“观摩”了起来,就是战斗场面,好似电影里描述的一样,高射机枪对高空吐着火舌,飞毛腿导弹像一个流星曳过黝黑的夜空,场面极为壮观……

他还真是个“蔫大胆”,可以这样判定,几乎没有几个人敢于爬到阳台,如果一块炮弹皮飞过来,蔡先生的后果不堪设想……,可以肯定,经历过这种浩劫的中国人也是屈指可数的几个。

与生俱来的对武器的痴迷

我曾经在2011年《航空档案》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殊途同归的六次非洲催款》,在这篇文章里我是这样写的:有生第一次登上航母,这一次是我和财务处蔡先生一同前往。到了伦敦,正好刚上英国的海军节,蒋士钊决定带我们去普利茅斯参加一年一度的海军节,这对于从小热爱武器的蔡先生来说真是喜从天降。

我们乘坐使馆的车来到水天一色的英吉利海峡,天空如此深邃,海水如此清澈,如果不是到处都是人群,我们怎么能相信这里就是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的重要军事要地呢?简直就是夏威夷。

偌大的航空母舰让人望而却步,是一座巨大的楼房,当你站在甲板上俯瞰船舱里的飞机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这会是一艘船呢?这明明就是一座陆地飞机仓库,这样巨大的钢铁建筑在海洋中驰骋,飞机在上面频频起飞,这就是人类的功绩。

蔡先生像一个孩子,什么武器都要试试,嘟、嘟、嘟,咚、咚、咚,一片童心再现……

我累得只有一步步蹭的力气,好大的航空母舰,浩大的工程。和航空母舰合影,和小海军合影都有一番意境。

细心的蔡先生到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着航空母舰的名称——《无敌号》、《皇家方舟号》,以后在日本还参观过大型攻击型航空母舰“星座号”,为了参观他所中意的武器,他在日本的横须贺军港整整排了两个小时的队。

如愿以偿,他登上了星座号,这艘航空母舰排水量8.3吨,长32米,宽40米,承载80架各种不同型号的飞机,F14、F18……才先生是大饱眼福,轮到他与美国飞行员照相合影的时候,听他说是中国人,可能是有点没想到,一个楞神,立即缓过神来,热情的与他一起合影留念……

他还参观了日本的“村雨级”导弹驱逐舰、“白根级”直升机驱逐舰,对日本军舰的出色的防滑措施与严整的舰容印象尤其深刻。

人这一生都是命运,他就是这么一个自小对武器痴迷的“顽童”,后来进了一所准军事院校,后来工作还是没有离开航空。我看他现在改为从事旅游行业,问他对此有何感想,……我知道,他始终保持了对航空垂爱之心,一颗航空赤子之心诠释了他对祖国航空事业的始终坚贞不移的钟情……

他来到航空部门工作绝对不像有些人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他实在是出于对这个事业的热爱……

见识南非的特种部队

一次,他又一次来到非洲的赞比亚,过了一个极其一般的夜晚,早晨起来出城去维多利亚瀑布观光,街上的军人、警卫尤其多,到处森严壁垒,空气中弥漫着不同寻常的紧张味道。

通过不同的路口,观察着所发生的异常现象,没有什么过度的危险,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出发。从卢萨卡去津巴布韦与赞比亚边境的维多利亚大瀑布的距离是550公里,一路上好景不断,羚羊无时不刻的在车前穿过……远处还不时的可以看见大象与长颈鹿在恬静的非洲大草原上觅食,一片和平景象……

回来一打听,才知道,那个时候,南非是非洲几乎所有国家的敌对国家,人们习惯对赞比亚以及博茨瓦纳、津巴布韦、莫桑比克等等国家称为“前线国家”。所以,前一天晚间深夜,南非的一支特警部队乘直升飞机突袭了卢萨卡市中心的“非国大总部”的一间办公室,打死11人,抢走了一批文件……

毫不夸张的讲,蔡先生与持枪的南非特警部队是“擦肩而过”啊!

我要说的是,“名人国际大酒店”是一个每天“按部就班”的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的酒店,酒店管理井井有序,踏实而不张扬……到这个酒店,门口的门童很有礼貌,接待着每一个顾客。Reception极其热情友好,咖啡厅的waiter也是彬彬有礼,整个大厅布置的典雅温馨。

酒店的餐厅也是附近最好的,距离酒店100米远的北辰超市以及楼上的餐厅也极其方便,进城里的公共汽车有二十几条,与世界驰名的鸟巢遥遥相望的名人国际大酒店的东、南、西、北都有地铁车站,总之,这个酒店的客人绝大多数都是回头客。

这就是我要介绍的名人国际大酒店。

关裕年

图1 销售赎罪卷的约翰特策尔铜版画 约17世纪

有生第一次登上“航母”

伦敦是什么样子?

1516年,为了给梵蒂冈和圣彼得大教堂的修建工程筹集经费,教皇利奥十世下令在德国销售赎罪卷,德国多明多会的教士特策尔接受了具体销售任务。赎罪卷是一种教廷发行的可以洗清罪过、免去地狱之苦而通往天堂的凭证。从6世纪开始,花钱购买的赎罪卷很快就具有圣战或朝圣等功效,贫富皆宜,成了通过末日审判而回归天国的捷径和教会敛财的工具。特策尔在德国销售赎罪卷之时,就这样说道:赎罪卷是上帝高尚的礼物,买了赎罪卷的人,不但他以往的罪得赦免,就是将来的罪也可得赦免。而且为已死的人买赎罪卷也能使他们立刻脱免罪罚现在你们就是只有一件衣服,也当脱下来卖了,火速来买赎罪卷,因为不久上帝要追寻忽略救恩的人。你们要相信上帝已将赦罪的全权交给教皇了只要买赎罪券的钱币在钱箱里丁当作响,灵魂就从炼狱飞升天堂。

这一次是我和财务处才谦一同前往。到了伦敦,正好刚上英国的海军节,蒋士钊决定带我们去普利茅斯参加一年一度的海军节,这对于从小热爱武器的才谦来说真是喜从天降。

我的短期出国是从1988年才开始的……我和孙毅一起到非洲赞比亚、坦桑尼亚去催款,头一次出国就去这么远,头一站就在伦敦停二天,当时,还是挺新鲜的。因此,伦敦是什么样子?就成了一个问题。

图2 老卢卡斯卡纳赫 马丁路德像39.5cm25.5cm 版面油画 1528年

我们乘坐使馆的车来到水天一色的英吉利海峡,天空如此深邃,海水如此清澈,如果不是到处都是人群,我们怎么能相信这里就是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的重要军事要地呢?简直就是夏威夷。

尽管由于北京刮黄砂,头一天没有走成,第二天还是成行了。

针对特策尔的论调,维尔藤堡大学的神学教授和修士马丁路德听写了95条论纲,以圣经为基础,不仅仅指责赎罪卷买卖,质问罗马教廷制定的各种规章,还严厉批驳教皇权威,宣言教皇没有赦罪的权力,也不能作为唯一能解释圣经的人。在路德看来,用心灵听从圣经所写的上帝的话语,就是信仰的一切。路德论纲引起很多教士、信徒和世俗权力体系的共鸣。随后的时间中,天主教会分裂为两大阵营,一为支持路德的新教;二为维护传统的,被称为旧教的天主教。1517年到17世纪中叶,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所有欧洲人被卷入了新旧教阵营旷日持久的血腥战争,而艺术也在运动初期进入革命的阵列。

偌大的航空母舰让人望而却步,是一座巨大的楼房,当你站在甲板上俯瞰船舱里的飞机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这会是一艘船呢?这明明就是一座陆地飞机仓库,这样巨大的钢铁建筑在海洋中驰骋,飞机在上面频频起飞,这就是人类的功绩。

经过8小时20分钟的飞行,我们睡意绵绵的来到阿联酋的沙迦,虽然是深夜,但是,从整个机场的装修到布局,仍然有异国他乡之味,仿佛又闻到久违的阿拉伯气息,我有这种本领,还要归功我的无数阿拉伯朋友,是他们让我那样了解阿拉伯世界,那样知道他们的生活习性。

图3 讽刺教皇的徽章木刻版画 1538 年 现藏维尔藤堡

图片 19

飞机又起飞,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飞行,东方露出了鱼肚白,转眼间霞光万道,光芒四射,我们乘坐的波音747飞机徜徉在欧洲的天空中。突然,我有一种感觉,视野开阔了,心情舒畅了。人,仿佛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渺小了,对什么事情也不必太苛求和严厉,人在地球上是太渺小了,渺小的一切可以忽略不计了。这地球仿佛告诉我:生活吧,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不要浪费光阴,否则,这一切,五颜六色,光怪陆离,驰目骋怀,浩瀚兰天,太空苍穹,名山大川,风光旖旎……全是人家的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匆匆来客,不要为那些小心眼的事缠绕,大度一些……

图4 教皇兽 反对赎罪卷的传单木刻版画 1531年

才谦像一个孩子,什么武器都要试试,嘟、嘟、嘟,咚、咚、咚,一片童心再现……

在瑞士苏黎士飞机又是一个STOP,民航的曹东清在那里,我们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又各奔前程。

16世纪初,宗教革命的起点德国出现了大量反教皇图像。在德国画家汉斯赫尔拜恩(Hans Holbein d.J.)的木版画中,左侧是在上帝前忏悔的大卫、Manasse和曾经迷失方向的儿子,象征只有按照圣经的记载忏悔,才能被上帝免去罪过;右边画面上是正忙于贩卖赎罪卷生财的教皇克莱门七世(Clemens VII. Medici),象征对圣经的背叛。而另一幅画则把七个教皇组成一只教皇兽(Papsttier)放在一个赎罪卷的箱子上。箱子下钻出一个魔鬼,箱子上则竖着排有基督受难圣物的十字架,十字架上就钉着一张有美第奇一教皇封印的赎罪卷之书,图文并茂的把教皇刻画成魔鬼。

我累得只有一步步蹭的力气,好大的航空母舰,浩大的工程。和航空母舰合影,和小海军合影都有一番意境。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英国首都伦敦希思罗机场。

图5 爱提纳杜佩拉铜版画 1578 年 现藏圣西斯廷礼拜堂

图片 20

从1988年到1989年、1991年先后去英国四次。

随着古腾堡印刷术的普及,这些画作和路德的新理论很快就成为了一种德文中称为飞页的传单,从德国传播到罗马。随之而来的是源源不断的反罗马教廷的行为:银行家阿戈斯蒂诺基吉的法尔尼西纳别墅 (Villa Farnesia) 中被刻上了巴比伦(Babilonia)字样;梵蒂冈宫廷中很多尊贵的教皇像被损坏;签署厅拉斐尔所作的争辩中,祭坛上被刻上了卡尔五世和路德的可怕的表述。在此危机下,弥漫着信仰与高贵的《基督变容》已被视为第一张天主教会变革的图像。十多年后,随着冲突日益加剧,克莱门七世于1534/35年决定召回米开朗琪罗,不惜抹去拉斐尔恩师佩鲁吉诺所作的马利亚升天及其它礼拜堂祭献之初的重要画作,如找到摩西基督诞生等,委托米开朗琪罗在圣西斯廷礼拜堂祭坛后的墙面画上末日审判,让整幅墙面成为一个展示世界末日的巨大窗口,用法官基督的严厉和马利亚之爱所灌注的审判、教堂搭建天国与世俗的功能、赎罪卷的功效来与新教对峙,并威慑已被罗马教廷视为异端迷信的新教徒和正准备跟随路德的信徒。在马丁路德的文字中,不仅仅米开朗琪罗的末日审判是恐吓信徒的恶劣手段,就连天主教教堂的建造规模和豪华装饰,也与信仰无关,而是一种毒瘤和个人化的权力滥用。

非洲的二手飞机几乎要散了

伦敦就是这个样子

图6 特兰托宗教会议图16世纪 现藏维也纳奥地利国家档案馆

这一次我和才谦领教了非洲的二手飞机的可拍。我们从达累斯萨拉姆经停马拉维的利隆圭,飞机起飞时,整个飞机就像要散了。我这个飞机强度研究所静力实验室出来的人,看的飞机都是散架的样子,实在是心惊肉跳。由于职业习惯,就像庖丁解牛一样,庖丁看人就是骨头架子,我们看飞机都是被拉烂的景象。当飞机哗啦哗啦的想的时候,我仿佛回到了飞机强度研究所的一号厂房的飞机破坏的时光。终身难忘啊。

初次来到这个“老牌资本主义”的“雾都”,就像回到了上海,一幢幢不高的小楼,显得异常陈旧,很多楼房被数百年烟尘熏的就像被刷了一层黑色的油漆,油光锃亮,如果不是旁边的楼房正在清洗,很难让人相信如今的伦敦是饱经污染沧桑后及时刹车的高手,因为一座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也是有不少楼房是黑色的呢,黑色显得凝重、高雅,但是绝对不能靠油烟去熏……

图7 德拉波尔塔耶稣会教堂立面15681584 年 罗马 摄影 Alessio Damato

危险无时不伴随着人类。

堵车,是所有大都市的通病,虽然不足为怪,但是,1988年的北京还没有那么多的车,也没有全城大堵车的现象,有的是刚刚开始的“靠油烟和汽车的尾气烟熏火燎美丽的古城”,有谁能够想到,短短的十年,北京就气喘吁吁的追赶上了伦敦,没有一条洁净的河流,没有清新的空气,有的是让人窒息的空气污染…….以及,让人始料未及的全城大堵车。

为了对抗新教,天主教在罗马教皇保罗五世的号召下,于1545-1563间在特兰托举行宗教会议,统一天主教战线,重申教皇、教会与《圣经》同样的权威,并确定艺术继续存在的基础和意义。《特兰托会议信纲》(Professio fidei Tridentinae 1564)再次肯定偶像崇拜,并把艺术的功能设定为促进集体激情 、展现和强调教会的权威和统治。天主教世俗君主同样用艺术来强化统治的权威。四年后,第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标志性建筑耶稣会教堂在红衣主教阿勒桑德罗法尔尼塞(Alessandro Farnese 1520-1589)的主持下,于1568年在罗马开始动工。这所教堂是为一个名为耶稣会的教派而所建。这个教派并非传统天主教派别,而是1540年得到教皇批准而成立的新教派。耶稣会是一个实行军事化管理的组织。成员必须无条件执行教皇命令和服从上级,借一切机会渗入上层,利用王权打击宗教革命,是天主教对抗新教的一种重要力量。因此,耶稣会在其成立之时,已被教皇视为反宗教革命的精英,在此背景下就不难理解,除了梵蒂冈圣彼得教堂外,耶稣会教堂是天主教在宗教分裂时期最重要的宗教建筑。它的建立不仅仅是对耶稣会的一种肯定和重托,也通过新的建筑形式,用视觉和感知履行《特兰托会议信纲》中所设定的艺术的功能,而在艺术史研究中,成为定位巴洛克建筑艺术开端的标志。

图片 21

如果,我们那些负责城市建设规划的先生们,在国外,不只只是游山玩水的话,带回别人的教训、总结别人的经验的话,我们这个被穷祖先毁的“一塌糊涂”的脆弱的生态环境也不会再经受20世纪90年代的现代化的大污染了。

图8 李奥 巴提斯塔阿尔贝提圣诺维纳教堂的文艺复兴风格立面1470年建成 意大利佛罗伦萨

非洲人民很苦难

但是,伦敦是一座改过自新的城市,人家痛定思痛,紧急刹车,及时的治理了污染,我们在泰吾士河里可以看到鱼儿在自由的翻滚,天空湛蓝,翠绿的草地与兰天辉映着,一片“污染大战”后的和平景象。

与文艺复兴时期教堂线性化和平面化的立面相比,耶稣会教堂立面的建筑结构强化块面构成的体积感,柱子因此不是文艺复兴中被线板勾勒的平面,而是从墙体中凸出而营造了柱与墙的前后落差,落差又赋予立面一种前后伸缩的运动感。教堂主体与顶层的左右两侧分别被一个卷饰链接,其涡形展开的曲线又让教堂具有从下到上的动势。这种卷饰出自爱奥尼式柱的柱头,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圣诺维纳教堂 中,转化成一种建筑结构化的静态装饰图案,又经耶稣会教堂,在巴洛克艺术中成为一种通用于建筑和装饰,富于动感的扣件。

非洲老百姓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经过几次来往,我向蒋小越提出了一个非分的要求,带我们去看看非洲人的家,当然是普通老百姓的家,而不是当官的家。在一次出游的路上,我们顺便来到一个典型的非洲人家里。这个家简陋的让人目不忍视,没有冰箱,没有电视,更没有厨房、厕所与盥洗室,甚至没有床……

让人动心的还是伦敦的四通八达的地铁,比起人家的地铁,我们北京的地铁还是小儿科,是属于小孩“撒尿活泥玩”。在伦敦,很难想象没有地铁将会是什么样子,在看不到人的大都市里,闹中有静,那些急于办事的来去匆匆的人影可以不必影响优哉游哉的漫游者的心绪,各人干各人的事,互不干扰。可是,再看看我们北京的地铁,如果不是奋起急追,既使五十年后,也是赶不上的,不要说别的内容,即使是我们从现在开始干,五十年也修不出人家现在的规模地铁,我们几乎每次吃亏,都是由于“井底观天”的原因。

图9 耶稣会教堂内部15681584 年 罗马 摄影 Jean-Christophe BENOIST

图片 22

普利茅斯的海军节

耶稣会教堂的入口上方盖着一个巨大的拱形,和下方的壁柱结合为一个套在教堂主门外的拱套。教堂入口上方是一个刻着耶稣会的徽章。这种拱形取材于罗马凯旋门的拱门,与哥特式布列着使徒、圣人和末日审判之门相比,耶稣会教堂的门不再是通往天国,而是通向凯旋。教堂内部,体现这凯旋的是比文艺复兴时期建筑更为奢华的装饰和戏剧化的聚光照。大殿的采光取消侧堂,而是仅仅通过高墙上的窗子营造聚光而营造戏剧性效果。动势、奢华和戏剧性光照在巴洛克后期,也就是在被称为洛可可时期的建筑中发展到极致。

我所看到的是,在黄土地上铺着一块旧毛毯,那就是他们的床,谈不上床单和枕头,中午的觉一般就选在露天的一棵树下就寝,夜晚才会进屋。厨房就是用我们野营时采用的办法,三根木棍绑在一起,上面吊个铝锅,里面放着苞米面糊糊,那就是他们的正餐。

第二次到英国就是1988年的夏天了,和才千一块去第二次催款。

图10 约翰 巴尔塔萨尔诺曼维尔茨堡宫廷教堂17191744年 德国维尔茨堡

图片 23

我们去普利茅斯参加一年一度的海军节,这对于从小热爱武器的才谦来说真是喜从天降。我们乘坐使馆的车来到水天一色的英吉利海峡,天空如此深邃,海水如此清澈,如果不是到处都是人群,我们怎么能相信这里就是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的重要军事要地呢?简直就是夏威夷。

图11 库斯马斯 达米安阿萨姆 埃格德 谷林阿萨姆维藤堡修道院教堂1724 年 德国维藤堡

我根本不相信我的眼睛,我一再询问这是否是一种风情表演,或者是相当我们西安或者是周口店的仿古博物馆?回答是肯定的,这就是非洲人的家,是无数非洲人的家,他们的生活与我们是天壤之别,要是与欧、美人比起来,那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偌大的航空母舰让人望而却步,是一座巨大的楼房,当你站在甲板上俯瞰船舱里的飞机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这会是一艘船呢?这明明就是一座陆地飞机仓库,这样巨大的钢铁建筑在海洋中驰骋,飞机在上面频频起飞,这就是人类的功绩。

德国天主教阵营的巴伐利亚州,维尔茨堡宫廷教堂的内壁呈弧线布局,花岗岩方形壁柱和圆柱就位于弧形的交界处,仿佛是弧线运动的节点。柱体和柱体上的花岗岩纹路,可以把视线向上牵引,导向金碧辉煌的、相互缠绕交结的装饰体系,这些装饰体系中又会有一些涡形卷饰或叶饰枝条,把视线引向恢宏的穹顶壁画。壁画的中央是飞升着为马利亚加冕的上帝、基督和圣灵。金色的光芒从圣灵周围散射出,穿透云雾照耀堆叠升腾在整个穹顶的云层。云层托着先知、使徒、圣人、信徒,与圣灵、上帝、基督和玛利亚,把玛利亚加冕并合成天国。

殖民主义者,无情地、残酷地剥削了他们,掠夺了他们的财富和劳动,留下的只有贫穷和愚昧,但是,殖民者却标榜自己是救世主,是他们的恩人。这是1989年的事情,随着爱滋病的传入,非洲人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每当我在电视上看见非洲人躺在光板的医院床上的时候,也就勾起我对非洲人家的访问回忆,那是刻骨铭心的记忆,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才千像一个孩子,什么武器都要试试,嘟、嘟、嘟,咚、咚、咚,一片童心再现……

图12 库斯马斯 达米安阿萨姆 埃格德 谷林阿萨姆维藤堡修道院教堂1724 年 德国维藤堡

图片 24

我累得只有一步、一步蹭的力气,好大的航空母舰,浩大的工程。

图13 库斯马斯 达米安阿萨姆 埃格德 谷林 阿萨姆维藤堡修道院教堂圣乔治雕塑1724年 德国维藤堡

宗教的狐疑

鞋楦子的故事

这种恢宏的穹顶画同样出现在阿萨姆的维藤堡修道院教堂中。与维尔茨堡宫廷教堂不同的是,阿萨姆在穹顶上绘制由云所撑托着的圆形神庙。使徒、圣人们的形象一层层向上堆叠成一个巨大的,神性化的光道,其尽头飞翔着光环中的三位一体。自然光线从隐藏的圆拱窗照亮穹顶,穹顶就如一个神秘通道,把向发光的,升腾的天国拉进教堂,就悬浮在处于阴影中的信徒之上。祭坛后圣乔治雕塑在特殊设计的背光的照射下,就像从天国之光中跃入尘世,击杀化身于龙的恶魔和解救信徒。整个教堂的建筑、绘画、雕塑、装饰和光照合为一体,营造的主题就标注在画中一个天使手持铭牌上:艾克利西亚的凯旋。

经过罗马,我们来到了梵蒂冈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集中宗教的权利,形成一个无法制约的宗教国家。 跨过一步,就从意大利越过了国境线,来到了恐怖的天主教国家。由于从小看《牛虻》的影响,世界上最恐怖的就是教堂,总是黑糊糊的,没有阳光。人物的描写,最虚伪的是牛虻的生父——主教大人。

与江西木雕厂的一位高级木工一块去英国为一位英籍华人餐馆配置了餐具和装饰木雕,因此有机会1991年再去一次英国。

编辑:江兵

图片 25

在北京集结的时候,我看到师傅没有一双象样的皮鞋就劝他在北京买一双,他很快就去王府井买来,随后我们上路。

带着这种桎梏,我走进了世界最大的天主教教堂。彩色花玻璃勾画出美丽的图案,巨大的雕塑给人以无限地遐想,宏伟的管风琴发出深沉的教堂特有的音乐,一切都是这样的神秘莫测。

在飞机上,他一再表示,穿这样的鞋实在是太痛苦了,我是不以为然的告诉他,穿一段时间自然就能适应了,所有第一次穿皮鞋的人都有这样痛苦的经历…….

在一尊雕塑前面,不少人都抚摩着雕塑的脚,乞求吉祥,出来后,我问自己:“他的脚值得摸吗?”,后来经过我左思右想这正如我国佛教信徒,被班禅摸顶福气便来了一样,我曾经在西藏大昭寺门前看见,那些不远千里,一路靠匍匐磕头来的信徒一样,这是一种信仰,西方人和东方人一样,不是先知先觉,不是有更高贵的血统,是一样的人,谁也不必看不起谁。

来到伦敦的第二天,我们出门,只见他步履蹒跚,仿佛是脚受了伤,我们几个人对此大感不解,怎么这样的工人和农民的结合人物竟是这样的娇气呢?

难怪现在信教的多了,明明知道是骗自己,也要去,那是寻求安慰和解脱。

回到办事处,我终于忍不住了,我让他把鞋拖下来,拿起鞋来一看,里面好象有什么东西,我用手一摸,“我的老天爷呀,鞋楦子还原封不动的在里面放着那!”……我惊讶地喊着。

图片 26

我内心非常内疚,怎么没有帮助他看看呢?人家是位农民,没有穿过皮鞋,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足为怪,我理当多想一些的。

图片 27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为了不让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就有必要提前把话讲出来,不过,为了不尴尬,可以稍微委婉一些,即办了事,大家也都高兴。

图片 28

马克思墓前的遐想

图片 29

来过几次英国,居然没有到过马克思的墓地瞻仰,总有些不快,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是由于从小耳闻目睹,环境的熏陶,其实我们这一代已经是潜移默化的共产主义者了,平常,总是不经意说“死”,“就是去见马克思”就是一种有说服力的证明。

图片 30

我们开始步行,几乎走了两个小时,总算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陵园。

图片 31

在一个显眼的地方有一座马克思的塑像,墓前好象有一束鲜花,但是那位人士来自当时自称唯一的马克思主义者—“极左”的阿尔巴尼亚,曾几何时,阿尔巴尼一哄而散,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让人琢磨不透,最标榜自己的往往是假的。在我们的周围,这种现象司空见惯。

图片 32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找到了我们敬若神明的人,墓地已经塌陷,盖在墓地的盖扳已经裂成几块,人站在上面(那是照相的必经之路)就会忽闪忽闪益出水。显然,我们的精神领袖是泡在水里……我突然有一种难以铭状的感觉,真是的,马克思的后继人,那一个人的墓地不是富丽堂皇,列宁、胡志明、毛泽东,难到目前世界的马克思的追随者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图片 33

可是,当我走完陵园的全部后,我又改变了看法,整个陵园最华丽的墓地是一条狗的墓地,这说明,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活人是有尊严可言的,地位高低、贫富。但是,大家死了以后,就完全平等了,在“上帝”的眼里,凡是有生命的动物,不过都是“生灵”而已。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真正的知道谁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了。

跳蚤市场

很早就听说英国有跳蚤市场,据说是很有特色。我们经过长途跋涉才来到偌大的市场。

“人山人海”,在英国也就只能在这里的字典查到,一个个摊位前挤满了好奇的淘金者,其实,真是没有什么金子,但是那些大声吆喝的叫卖者,确实引人注目。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左手拿着一个大型的黑色塑料口袋,右手拿着一个手机充电器,举起来喊:“one pound”,然后扔进口袋,又拿起一个数码定时器,口喊:“one pound”,…….一个一个,一直到11个东西全部扔到口袋里后,他高举着这支大口袋,对着我们高喊:“ten pound”,我连忙告诉身旁的于,“10块钱,要不要?”,于连忙喊:“我要!”,于是,成交了,我们给了他10个英镑,完事。

在一片相当北京地摊的摊位里,我发现了一位老太太卖的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放了很多硬币,经过一顿讨价还价,我用5个英镑买了回来,真是收获不小啊。除了几十个硬币以外,那个玻璃罐子,到现在还是摆在家里的展示柜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单场竞猜发布于手机电脑,转载请注明出处:巴洛克教堂建筑艺术的历史成因,一叶轻舟游记之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