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速电动车之困,快乐无处不在

2020-01-07 02:38 来源:未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第一天 开车 起点: Maryland, 目的地: Miami, Florida

原标题:潍坊掠影 | 低速电动车之困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安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安

清晨五点开车启程奔向 Florida(佛罗里达),此时 Maryland(马里兰)路上的车已经不少了,穿过Washington D.C. (华盛顿)时只是刚刚 5 点半,车却已经多起来,美国人起得也很早,想想也是,很多在 D.C.和附近上班的人大多不住在 D.C.,而是住在附近的州,大多开车上班,在这里开车 1、 2个小时很正常。美国人对待工作的态度不像欧洲人那样慵懒,毕竟福利没有欧洲那么好,还是需要努力工作的。天色一点点亮了起来,从后视镜看到了朝霞,此时的我已经在 Virginia(弗吉尼亚)境内了,都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果然不错, Virginia 的雨总是那么多,下雨还伴着雷电交加,十次开车路过有九次被大雨浇,这一带多山和森林,降雨量丰富,植被很茂盛,有时下雨开车路经过,还可以看到远处山谷里云雾缭绕,有一种神秘感。沿着 95 号公路一直向南,开了很久才到了 NorthCarolina(北卡罗莱纳), 一进入北卡, 周围景色已经很有美国南方的特点,道路两旁整齐地排列着松树,车道上的隔离带很宽,用大片草地隔开,远处透过松树可以看到田野和平原,这里的风景与北方大不相同,植被整齐划一,不像 Maryland 和 Virginia 有成片的茂密森林。北卡的 95 号公路车流量少了很多,一路开起来非常顺畅,道路两旁偶尔可见大片的小向日葵。继续往南开,每隔一段路就能看到一个大广告牌竖立在道旁的田野,最显眼的就是“south of the border”,我起初以为是指快到北卡和南卡的分界线,其实那里是个主题公园,不过它也的确是坐落在北卡和南卡的分界线上。有好大一片地,远远望去有过山车,跳楼机等游乐设施,还有和广告牌上一样形象的带着墨西哥花草帽的快乐小人儿的雕像来作为大门。由于赶路,我们就直接开过了。主题公园一过就到了 South Carolina(南卡罗来纳)。随着不断向南,南卡的风光也渐渐发生了变化,起初还很像北卡,有整齐地松树,但慢慢地,开始出现棕榈树,也正如南卡的州旗上的棕榈树一样,这里被称为“扇棕之洲”。南卡毗邻大西洋海岸,拥有很多美丽的海滩,一路开过去,有不少海滩旅游的巨型广告牌,最有名的应该是 MyrtleBeach 了。为了赶时间,继续赶路。南卡的车行非常礼让,我在最外侧的快行道行驶,稍稍接近前面的车,它们总会很礼貌地给让道,自觉并进旁边的慢行道,一路上都是如此,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因为在其他几个州几乎没有车这样做,这是我一路上见到最礼貌的行车了。不过这里的公路感觉有些年头了,路面的质量已经不太好,在车里感觉持续的颠簸。接下来就是 Georgia(佐治亚),感觉和南卡很像,拥有大量的农田,让人想起美国南方的大种植园。路上的车越发少了,道旁插有卖桃子的小木牌, Georgia 的昵称是“桃子州”,这里出产桃子。再往前开,远处可见大片的湿地。终于, 进入到Florida。刚一进入佛罗里达州,感觉有些破破烂烂,差点以为走错了,这哪里是我想象中的美丽佛州?阳光沙滩、椰子树、美女都去哪了?沿着 95 号公路继续往南,先穿过一座叫 Jacksonville 的大城市,也不知是因为正值下班高峰期还是为什么,堵车、修路,很混乱的感觉,街上的车开得也够野蛮,这是我在美国以来见到开车最野蛮的州了,很多车都不打转向灯,强行并道而且速度很快,像老鼠一样窜来窜去。开过这座城市,路又变得好走起来,此时已是华灯初上,我很满意 Florida 这段 95号公路,晚上都有路灯,而且地上也有反光板,在其他几个州有的路段可没有路灯,甚至有时连反光板也省了。可笑的是,这里的反光板有时居然中间只有很小的间隔,密密地铺了一串,仿佛在说“我州不缺反光板”。道路两旁都是高大的棕榈树,远处也有田野或是湿地,但是已经开始有热带的感觉了。这段路开得颇为煎熬,天色已晚,周围的车速都很快,我维持在 80~90 mile 的速度,依然被其他的车甩得没影,看着这些疯狂的车,我倒觉有些 Miami 的感觉,毕竟也是犯罪之都啊。终于到了这趟旅行的目的地 Miami,从高架桥上下去时,两边已经是內海湾,隔海相望,远处高楼林立,这里的夜景虽然不像纽约那样灯光璀璨,但也算是不错了,灯光闪烁配上海湾的倒影,景致也很开阔,还不错了。然而最让我难忘的是那一轮月色,又圆又大,低低地悬在夜空,不知为什么,月亮看起来那么大,这景致用“海上生明月”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酒店在 Miami beach,七拐八拐终于到了,此时完全有Miami 的感觉,虽然已是晚上 11 点,但街上还算热闹,大街上的人都是热带打扮,很多人讲着西班牙语,这种热带风情很有加勒比海岛和古巴风情的感觉。 前台是来自古巴和哥伦比亚的服务员小哥,那个哥伦比亚人我能猜出他大概来自南美洲,但我第一次见到古巴人,一开始猜了半天也不知他是哪里人,这种长相既不像墨西哥人也不像美国人。 check in,然后到房间,美美地睡上一觉,总共 16 个多小时的车程,又累又困,不过精神愉悦,终于可以休息了,期待明天的出行!

图片 1

发表于 2001-09-05 08:37

出门在外旅游,主要的对象自然在那些名胜古迹,可若是作为一个有心人,你会发现,除此之外,快乐还存在于旅行的任何点点滴滴中。 那是一次坐车从西安到法门寺的高速公路途中,路途较长,同行的伙伴都先后睡着了,而我却毫无睡意,无聊之中望向窗外,开始享受路旁的风光和这飞驰的车速。路和车都不错,所以车速始终保持在一百二。这是个在城市里无法体会的速度,但却没有给我太强烈的感受,因为两旁并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无法以它们挨个的飞撤欺骗对速度的真实认识,两旁有的只是田野,一望无际的田野。就是这样,真正可称为的飞快,在这广袤的农田面前被反衬得毫无威力,看来甚至不如在城市中在一个心里不痛快的司机开的公共汽车上来的惊险。因为车虽然快,前面却仍是不尽的田野。在广阔的大自然里,在天地交接的无垠中,一百二的速度又能算什么呢?在坐火车或其他机会也曾看到过不少的农田,也许现在的农田和那些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现在我是平静安祥、兴致勃勃地重新审视着这田园风光,却发现在阳光下一样的田园有了不一样的生气,每一眼都能给我一种填充胸臆的爽朗。也许,这才是暂时离开城市喧嚣和纷繁的旅者真正追求和渴望的,一种在拥挤的景点同样无法寻获的快乐心情。

临潼

我们试图去理解这一在缝隙中野蛮生长的产业,去思考存在即合理的意义,去为其合法性唇枪舌剑,而低速电动车们却兀自地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找寻属于自己的春天。

临潼博物馆

记者|黄云杰

秦始皇陵

图片 2

华清池

即使是在没有农活的腊月时节,四面都还是严冬的肃杀,张老汉也还是需要不时出门,去到15公里外的县城里,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

发表于 2001-02-01 15:56

寻觅西安 一觉睡醒,车正好停靠在华山车站。我翻了个身,趴在上铺,借着车窗的微光看到扑向车窗的大片雪花,厚厚的白雪上交错的铁轨。在这片洁白中,火车驶进了西安。 耳边灌输得太多的是兵马俑大小雁塔古老的历史,西安几乎不给我想象的余地,我毫不犹豫地认定了西安的砖墙里必定沉淀着历史的久远,方方正正的建筑里必定残留着皇城的威严,还有一个个背负长长故事的街名,小巷,窗棂和悠悠的秦腔。 一出车站,顾不得拂开急促飘至脸上的雪花,就睁大眼睛用视线丈量西安,西安的古老,可是也许是由于这白雪,覆盖了所有的古典和现代,此刻的西安没有任何的特点。接着围拢过来的西线东线一日游的生意人是西安给我的第一印象,它提醒了我所到的是个旅游城市。我小心翼翼应付着他们的招徕,想着近年来报纸电视曝光的当地混乱的旅游秩序,警惕着他们报价中的陷阱,一些关于这里黑社会盛行的传说又一再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面带微笑,好言好语地婉言拒绝。就这样谨慎地打发了他们,逃进出租车,直杀酒店。安顿下来后,立刻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 由于是大年初二,许多商店还关着门,又由于这大雪纷飞,路上也没有多少行人。车辆在积雪的道路上缓缓地行驶着,世界显得尤其的宁静。雪花在热闹而安静地飞舞着,新年也仅从几个红灯笼上显示出来一点气氛。上到钟楼,这里本可以清晰地看到整个西安方方正正对称的皇城造型,但在这飞雪的天气,看到的并不远。我竭力望向那雪的深处,试图从街道两旁的建筑中,从远处依稀可见的城墙的影子里找到一点岁月的留痕。尽管街道两旁满是高高飞起的屋檐,但是大街两旁摩登的商厦名称却明确地告诉了我这个城市的现代步伐,告诉了我这是个没什么两样的省会城市。 灰灰天空下的大雁塔,太熟悉她在照片中的身影,此刻看到,反而有些木然,没有景仰,没有感动。在喧嚷的人群中,拍了几张照,离开。小雁塔比大雁塔矮小破旧些,有些发黄的塔身在黄昏里有些残缺的美,略带哀怨。到了西安的古城墙了,这本应写满历史,写满沧桑,写满寂寞的城墙,如今写着的却是修葺一新的现代都市的优越。我绕着城墙走了一大圈,妄图找到几分破损,几分落败,几分幽思怀古,几分怅然泪下。看着簇新的城墙下四处停靠着的中巴车小轿车,我停下了脚步。 第二天,图方便,乘了东线一日游的车子去了临潼。覆盖在高科技的建筑材料盖起来的穹庐之下,几千年前始皇帝的陪葬品现在哪还有什么威武庄严,那守护着始皇陵几千年的一排排的兵马俑无助地象大型体育馆里展销的雕塑。看着因发掘不当而破缺残损的遗迹,看着兵马俑因光线和闪光灯过度而模糊的轮廓。感动我的是兵俑们的神态,那么的安详,那么的满足,让我丝毫也不怀疑这些泥土的身躯下几千年前真都有着热血的灵魂。在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下,他们仍用那种微笑护卫着始皇的陵墓。我默默地举起了相机,加入游人的行列,摁动了相机的快门。也许再过几年,此地只空留一堆黄土,树牌云兵马俑遗址。 在这些“成熟”的旅游“景点”,临潼博物馆里的一尊兵马俑,拍照10元/人,在其他各景点某某室内摆放仿古的背景拍照几元/次。几个景点玩下来,导游只管收着钱,却连一张有纪念意义的门票也没有发。导游一路上介绍着当地的特产,什么什么玉,什么什么金,直说得众乘客摩拳擦掌,而对于“景点”仅轻描淡写地带过。安排的6,7个景点中,真正可看的只有秦始皇陵,兵马俑和华清池,时间却很多浪费在无谓的仿造品等等上面,导游漠然地不顾游人的感受,驱赶着从这边赶到那边。每离开一个景点,每离开一个旅游商店,导游脸上的笑纹就会心一些。 回程的路上,再次经过崭新的古城墙,导游不无自豪地说过两年省政府将出资治理护城河,下次若再来西安,就可以乘游船游览护城河,在城墙上跑马车了。 也许我在西安的停留太过短暂,也许这样的城市不容我这样惊鸿一瞥地来领略,也许旅游业与文化的保留永远冲突,也许听得看得太熟悉的东西无法再有什么真切的感觉,也许一个城市能留住时光痕迹的本就只在看到幽深的城门洞深处迎面踏出的人力车的瞬间,在书院街上挂满大大小小满屋毛笔的店堂,在昏暗的小巷深处卖年画的小铺。 我没有觅到我心目中的西安,没有觅到古老,没有觅到岁月的渊远和沧桑。

对于潍坊的冬季,张老汉颇有怨念。灰黑色的秃树枝丫刚刚叉于晴朗的天空,转眼就堆上一层雪片,地面上永远铺满薄厚不均的冰霜,崎岖又湿滑。15公里的路程,张老汉驾驶着那辆三轮农机摩托最快也得走上半个小时,而让他最难受的并不在此。

图片 3

1月25日,如同往常一样,张老汉进城购置油米,虽然天气预报报晴,但他并不乐观,事实也证明在潍坊的冬季,天气预报仅供参考。刚要返程,鹅毛般的大雪便就着一股北风如期而至,丝毫不在乎远处天边的那轮冬日。

迎着铺面而来的雪花,尽管张老汉武装到了牙齿仍却招架不住。雪越下越大,已经看不见前路的张老汉几次都试图停下来,但想赶着回家吃饭也好让家人快些放心,张老汉不得不只是放慢车速,以一种危险的方式艰难前行——一手把着方向,一手挥在额前挡住那些“不看路”的霜雪。

张老汉决定,今年他要买一辆四轮的低速电动车……

图片 4

低速电动车之乡

在潍坊,像张老汉一样饱受天气困扰着的乡镇居民还有很多,他们大多与县城保持一定的距离,而接驳城乡的公交并不能满足他们的出行需求,因为站点的局限性和农具、油米的重负,他们需要更加便利的交通工具,无惧风霜雨雪的低速电动车就此应运而生。

图片 5

初识潍坊是因为风筝,“沙沙的风轮声,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又放得很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的模样。”潍坊是世界风筝之都,而在这一时期,定义潍坊的“荣誉称号”又多了一个——低速电动车之乡。

乡是“乡村”的“乡”,也是“故乡”的“乡”,对于低速电动车来说,潍坊是它的乡土。从潍坊成为低速电动车十大试点城市之一时,低速电动车就在此生根发芽并发展壮大。如今,一个低速电动车品牌的年销量已经超过20万辆,而在整个山东,低速电动车的品牌数以百计,发展速度近乎野蛮。

印象里,低速电动车仅是比农用三轮机车高一个档次,活跃于广大村镇的一类新型交通工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潍坊低速电动车却有着另一副全然不一样的景象。

走下潍坊的高铁,巨大的横幅引入眼帘——雷丁电动车,比起浮夸的海报,广告牌下方的加盟热线尤为显眼——0536-6666666,俨然低速电动车已经成为潍坊当地的龙头行业,拥有着最佳流量的广告位、最牛的电话号码,由此这家企业在潍坊当地的地位可见一斑。

在市区街头,除了传统意义上的燃油汽车,低速电动车也走上了“道”。他们普遍没有悬挂牌照,以机动车的身份无所顾忌地穿梭在车流当中。尽管他们看上去有着汽车的模样,但体格与速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只是低速电动车而已。

图片 6

与张老汉不同,城区里驾驶低速电动车的大多另有别用。司机的主要群体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爷爷辈的大叔大妈,他们有一个在读幼儿园或刚上小学的孙儿,在其父母忙于工作时,接送上学的重担落在了这些大叔大妈的身上。

快捷、方便、遮风挡雨,可以说低速电动车是两轮电动车的消费升级,无论是阡陌纵横的乡间小路,还是四通八达的城市马路,低速电动车的身影随处可见,低速电动车之乡的标签潍坊拿的是实至名归。

图片 7

“我们仨是一家”

也许是渴望在身份认同上更进一步,低速电动车直营店的选址也遵循着汽车品牌4S店扎堆的建店逻辑。在一条不足500米的街道上,驻扎着超过20个低速电动车品牌。不光是门店,人行道上也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销售展车。

“只要你遵守交通规则,不要乱闯红灯什么的,交警是不会来管你的,放心开就好了。”说话的是一个宝路达品牌的销售兼老板,为了打消客户的顾虑,她说得有些夸张。

图片 8

在经历过几次投资失败后,这位老板选择了日益火热的低速电动车行业,同样“迷信”品牌的他们在来来回回中选择了他们眼中的本地大品牌。也许是刚刚入行的原因,老板介绍起来话术十分官方又显得有些浅显,不自信地开始由产品转向企业。

“最低配是19,800,续航里程是80-100km,最高车速能开上45km/h,我们宝路达是大牌子,都是出口印度、东南亚市场的,所以产品质量肯定是有保障的,大可放心。厂区就在附近,上千人的大厂,你也可以去看看。”

除了宝路达,室内还放着一些其他品牌的小车,俨然是一个小型的汽车超市,但老板仍没有停止发散那种企业认同感。“宝路达你没听说过,雷丁、比德文你应该知道吧,我告诉你,其实我们都是一家。厂里三个大门,挂了三个牌子,产品也是从一条生产线下来的,除了壳不一样,完全是一个车子。”

如此拉皮的做法,看来国内低速电动车企业已然将某德国品牌的品牌精髓一并吸纳。可尽管如此,前来买车或是询问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在这个异样的寒冬里,低速电动车卖得格好。

值得注意的是,低速电动车的销售体系比想象中的要完善得多,从老板口中得知,购买低速电动车还赠送保险,相关配套的售后服务也一应俱全,包括维修、拖车等等……

图片 9

低廉的销售价格,额外的经营成本,经销商们又已何盈利呢?或许20公里外的那个工厂能够告诉我们答案。

图片 10

5000的单车利润从何而来

工厂坐落在距离潍坊市外20里的城郊,省道两旁除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标语,就是各式各样低速电动车的高大广告牌,醒目但不张扬。一路上,时而就出现一两低速电动车,或向城区驶去,或前往乡村,有的只是停在两旁麦地的田埂边。

当路旁的景色从楼房慢慢变成农田,再从农田慢慢变回楼房时,一片广袤的工业园区开始逐渐显现,导航显示路口左拐驶入比德文路便到达了目的地。即使是在全国范围内,以企业之名命名公共道路的案例也是鲜见的,比德文为当地贡献的税收无疑是巨大的,或许这也成为了“交警是不会来管你的,放心开就好了”的强大背书。

到达的时候大雪再次袭来,整个工厂瞬间被白色覆盖,很难看到人烟。相信洽谈代理合作的理由没有一个企业会拒绝,接待人很热情,也十分接地气——一身沾满污渍的工服将商务着装取而代之。

图片 11

考察走马观花,着急的大雪让这位接待人着急起来,只是在介绍进购成本和优惠政策后,准备了几杯茶水便匆匆离去。看上去他们并不愁卖,比德文以一种“你若盛开,蝴蝶自来”的方式卖到了全国各地、卖到了新德里、卖到了印度尼西亚……

“我们就给一个底价,怎么定价你们自己来,一般的单车利润怎么也有五千块吧。每个地方都不一样,这点我们跟传统燃油车不一样。”不得不说,如此随意的经营模式与其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搭上了桥。

我们试图去理解这一在缝隙中野蛮生长的产业,去思考存在即合理的意义,去为其合法性唇枪舌剑,而低速电动车们却兀自地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找寻属于自己的春天。

走出工厂,大雪骤停,而这场从上海出发的对潍坊郊县的考察也变了味道,变成了遥远江湖对高居庙堂的戏谑——你永远看不懂潍坊的风雪。

THE END

汽车公社 | 每日汽车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单场竞猜发布于手机电脑,转载请注明出处:低速电动车之困,快乐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