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三省记游,开始谈起

2020-01-07 10:09 来源:未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研究生宿舍时,阅读到已毕业师姐遗留的一本书,书名已忘记,只记得描述古都长安(西安)时,我的心之向往。宿舍几人曾计划到西安一游,或许大部分是由于钱的原因,未能成行。由于最近的工作与生活,想要短暂的逃离,也想见一下静静。看一下她选择定下来的城市,也圆一下以前的梦。

图片 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安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安

这一次出行,选择了较为奢侈的方式,人生中的第一次飞行。当飞机冲上云霄时,显现在眼前的景色,让我万分的怀念。这样的蓝天白云,真是孩童时代才有的印象。大片大片棉花状的白云,静静的铺成开来,天空蓝得让人睁不开眼,却也忍住脖子的酸痛,忍住可能被晃花了的眼,想记住这般纯净的美,想多享受这般的干净。或许以后某次抬头望向天空,想象出它原本该有的模样。

斑驳

发表于 2001-09-16 01:51

正午时分,1376抵达西安站。时间紧迫(西安只是此行的第一站)只能游览市区和东线的几个景点,稍远的乾陵、法门寺,华山等处都只得忍痛放弃了。找到住处,办好西去的车票,马上开始行程。看陕博,登燕塔,游碑林,吃泡馍,一路走下来,生出不少感触来。 西安留给人的印象还算美好。 城市的规模符合它的地位,并非大的可怕的那种。空气说不上好,但也可以接受。出租车司机大多规矩,旅游景点的商贩也不算难缠——只是火车站上开往各处的旅游车的老板拉客时的热情有点让人害怕——虽是有名的“贼城”,但小心留意也不至于就中招。总之,没有传说中的可怕。 老城内的街道横平竖直,即使初来乍到也不致迷失方向。主要的街道看上去还整洁。和大多数的大城市一样,市内的交通拥挤不堪。Rush hour必然塞车。东大街和南大街是主要的商业区,其繁华程度不输于沿海的大城市。总体上消费水平不高,但也有的是买名牌商品的高档商场,象我这样的穷人就只能进去乘一会儿凉了。鼓楼后面的一条街有很多的小吃店,是个不错的去处。依我看来,那里的羊肉泡馍比“老孙家”的滋味还有足。小吃街的附近还有专门买旅游纪念品的小街道,不过价格不菲,倒是有不少老外光顾。 在古建筑的保护方面,西安比其他几个古都都做的好些。环绕老城的城墙外有环城公园内有环城路保护。在中国,实在不能在奢求什么,不在古建筑附近造立交桥,修人造景点,建高楼大厦就算很对得起列祖列宗和全国人民了。据说古城墙有六百多年历史,而现在看到的城墙则经过了1984年的大规模维修。为了保护城墙的景观,城墙两侧没有任何的高层建筑,即使是城内的高楼也不很多。整个城市的中心很低,看上去要比钢筋混凝土森林舒服的多。 西安的城市文化比之其他的大城市更接近平民化。既有秦唐遗风,不失十朝帝都霸气,又不脱西北民风宽厚、淳朴本色,比之北京的大气与骄横、上海的繁华和造作更让人喜欢。这确是一个小民的城市,每个普通、平凡的人都能安然的生活在这座城市里而不必感到丝毫的局促和惶恐。 By the way, 西安的PPMM不少哦~

唐代艺术博物馆

五天四夜的西安,漫不经心地踱步前来,又迅疾转身离去,在时间的刻度上,它只似匆匆一瞬。花三天的时间游览一座城,实在太过悭吝,好比在深夜中点灯,蜡油滴落灯芯,微弱的光亮恰能照耀眼前模糊的重影,试图伸手去抓,那抹光又立即被一阵冷风吹散。虽说在极为有限的时间内,我们走马观花式地走遍了大部分“著名”景点。但是,对我来说,真正的西安仍似一团幻影。一如游览中国的其他现代化城市,城市发展的现状总使我陷入无限困惑。西安,亦如此。

唐华宾馆

图片 2

在路上走得愈来愈多,原先模糊不清的问题在如浆糊一般的脑海中挣扎着冒出来。关于古都的城市规划,关于遗址,关于旅行者,关于城市中生活的人们:关于这座“城”的一切,它们皆以何种模样展示在我们面前,又该朝什么方向走去?在旅途中,我用感官尽可能捕捉周遭事物,存下疑惑,困而学之。

发表于 2000-12-19 19:49

今年六月份,借出差之际,到陕西,宁夏玩了一个多星期.主要去了西安,中卫,和银川.在这以前我还从未去过西北, 在领略了东南的秀美, 西南的丰盛, 华北的文化之后, 想象中古朴而苍凉的大西北着实地给了我一个惊喜…… 西北之行一 ----西安 初到西安给我的印象还不错, 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 城市看起来很干净, 没有北方城市那种灰头土脸的感觉. 街道也比我想象的繁华许多, 有些象成都, 想想也是, 西安是西北第一大城市. 但在以后的几天中, 他所体现的那种既古老又充满生命力, 令我十分的感动. 兵马俑 因为同行的人都去过了,我一个人去了秦俑. 刚下车就被人骗了二十元钱. 我去时坐的是小公共, 票价到不贵, 可半途中把我们拉到一处商店, 其实那里据秦俑已很近, 可司售人员并未说明, 我只得等在那儿. 到了目的地之后, 车停在一个仿古大门前, 我左看右看不象地图上的秦俑博物馆. 就询问买票的, 她说就是从这里进去, 可以通到秦俑博物馆. 听了她的话,同车的人都买票进去了. 我也将信将疑,地买了票, 进去之后我发现里面尽是些假古董, 很没意思. 就一直往里走想直接去秦俑,可一直走到头已没有. 我询问一个看门的老大爷, 他告诉我秦俑根本不在这里, 应该走另一条路. 他告诉我详细的路线,并且一再叮嘱我:” 女子呀,路上有谁跟你说话都不要理.” 可能是因为参观方式的缘故,秦俑并没我想象的那末壮观辉宏. 但的确是好,我无法想象为什麽两千年前的雕像看上去比今天的作品更好, 我们似乎并没有进步?可是在参观之后, 我却没有多少应有的自豪感, 而更多的是担忧. 如此的稀世珍品没有被很好地保护, 明明注明不能拍照,摄影, 可闪光灯频频去无人阻拦. 据说当地人有副对联,曰: 致富跟着共产党, 发财还靠秦始皇. 可见一斑. 很有些穷凶极恶的味道. 还有那些后建的,与秦始皇应扯些关系的新景点, 更加令人哭笑不得,无颜面对祖先了. 从西安火车站有直接到秦俑的公交车, 方便又便宜. 秦俑博物馆票价65元. 对了, 秦俑博物馆大门前有许多买布做的民俗工艺品的小摊, 只得一买, 而且在我以后几天在西安玩的工程中发现那里的这些布艺是最全也最便宜的. 鼓楼--北院门—购物街--清真大寺—周边回族聚居区 从旧城的中心钟鼓楼广场出发, 向西北方向,即来到回族聚居区北院门,穿过一个牌坊, 一条南北向的街道就是北院门, 这里白天有一些买工艺品和古玩的商店, 到了夜里就更加热闹了, 因为这里有一个夜市, 你可以在这儿品尝到羊肉泡馍, 烤串儿, 酒酿粥以及许多我已忘记名字的小吃. 从过了牌坊的第一个胡同向西, 就是化觉巷了, 这条巷子两侧都是买工艺品和古玩的摊点, 记得要侃价. 有一种马勺,很有意思, 有的是素的, 有的画了脸谱, 很漂亮. 化觉巷的尽头就是清真大寺了, 创建于唐玄宗天宝元年. 是一座中式风格的清真寺, 属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清真寺周围的回族聚居区建筑没有什麽特色, 但街头巷尾可以见到许多回民, 以及他们的生活场景, 也很有意思. 这里有许多买羊肉, 以及绿豆糕的. 这里的绿豆糕有许多品种,看上去就很诱人. 大雁塔—唐代艺术博物馆---唐代歌舞餐厅—唐华宾馆 据说从唐华宾馆通往唐代歌舞餐厅的那条连廊是拍摄<<古今大战秦俑情>>中张艺谋舞剑那一场戏的地方.电影里是秋天, 色彩缤纷的树叶随着剑气飞舞. 我们去时虽是夏天, 景色也很美. 三唐工程是建筑大师张锦秋的作品. 书院门—城墙 书院门碑林里有许多珍品石碑, 我去的时候还有一个古代佛像展, 非常精彩, 我第一次看到那末多风格迥异的佛像放在一起, 看来每个人心中的佛都不一样. 西安的城墙保护的很好, 在城墙上漫步, 可以听见城墙下公园里有人在吼秦腔. 城墙上十分冷清, 城墙下却热闹非凡. 美中不足的是, 从城墙上望向老城区一侧, 建筑十分零乱. 书院门有许多摊子买从碑上拓下的字画, 我在那里还买了一种用石膏做的牛, 外面画上丰富的图案和色彩.除了牛还有面具等, 都很好看.

飞机上拍摄的杂志封面,现在一直作为头像的设置。

古城墙引发的现代迷思

没有攻略与计划,没有必须要去的地方,就这么到达了西安。等待静静的到来,随性随意随心的慢慢游逛,很喜欢这样的方式。

未成行之时,在西安古城墙上骑自行车是我最期待的活动之一。在不平整的砖块路上摇摇晃晃地骑车,本是件开心事,可到了城墙上,我又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如是单纯骑车,心思全放在骑行上,倒不至于如此,但是,也正因为有城墙这一地点上的限定,我的心思便不总放在骑车的当下感受上,和“飙车”一族不同,我以龟速向前挪动着,走走停停,看看拍拍。

游玩篇

由于淡季人少,与宽阔的城墙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稀稀拉拉的骑车者,因此便也更适合观察遇到的人。骑车的人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只有游客才会上城墙。上城墙的门票将本地人拒之门外,在游客与本地人间划清无形的界限。马导说,在城墙下生活了一辈子的人没有上过城墙是很正常的事。城墙的商业化使其少了些丰富民众的城市记忆的可能,而对于游客来说,他们购买了上古城墙的体验,但这种体验却又与当下真正的西安生活存在疏离,而代之以另一种现代的交通方式来体验或消费古迹。对城墙进行收费管理的确无可指摘,只是游客和城市居民都似乎无法与城墙及城市有更深刻的联结。同一座城墙,对于旅行者和城市居民来说,显然有着截然不同的意味。

第一站,大唐西市。只因为它在静静上班的附近。而我需要一个人先打发一个下午的时间。看到建筑外的一树梨花,不禁想起“驿路梨花处处开”,总以为这是与长安有关的诗句。小镇长安,走进风情街。走进这里,商业化的索引,沿着丝绸之路展开。各显特色的风情馆,带着拍练习拍照技巧的目的,一个人小逛,别有一番韵味。

作为一个到西安游玩的人,在城墙上时,我一直忍不住问自己:这座城墙之于我有何意义?城墙与我的联结在于空间和时间,即我此时此刻就站在城墙上,可除此之外,从此处到彼处的旅行还给我带来了什么呢?城墙作为一种景观,是一种感官上的刺激,给我留下了实在的视觉、触觉甚至听觉的印象,其作为历史遗迹所承载的厚重的历史不由会引人遐想,似有回到当年的错觉,然而“神游”的程度与各人的想象力的丰富程度及对历史的了解程度密切相关,前者更偏重感官层面,而后者则关乎内心,二者混杂而成的便是对景点的回忆,这些回忆,或许会被记忆的垃圾掩埋,又或许会不断积累并促成问题或灵感的涌现。

图片 3

我漫步在城墙上,试图体会当下的氛围,身边似乎有一股情感在隐隐流动,可自己好不容易体会到的神游状态却又总被周遭的现代气息轻易打破。上一秒还沉浸在斑驳青砖的历史余韵中,下一秒就被擦肩的飞驰而过的外国帅哥吸引。想象,确实是历史旅游的内心体验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事实证明,我的体验是失败的,这部分源于我是在潜意识中强迫自己进入“神与物游”的状态的。其实,我应当更忠于自己当下的感受,而非强迫自己“触景生情”。如此造作而成的情感只会流于肤浅的滥情。在自己的失败的想象中,我对于所有当下体验的记忆都是不连续的碎片,其之所以零碎,是因为这种体验难以还原古代的语境,因而也更易被当下的情境不住地打断,譬如上城墙自由活动虽使你与古迹零距离接触,但你还得时刻提醒自己注意集合时间,这是历史遗迹无法避免的现代处境,也是现代参观者必须承认的问题。大部分的历史都化作烟尘飘散了,只有极少数遗存物还能供现代人瞻仰,对游客而言,通过游览古代遗迹来复原过去的想法无疑是不切实际的。

一树梨花

而对于生长在城墙根下的人们,城墙必然会成为不可或缺的文化记忆。相对于更像在参观彼处的游客,居民似更易对城市的珍贵古迹产生文化认同与归属感,毕竟城墙是居民鲜活的生活记忆的一部分。阿莱达·阿斯曼表示:“已经中断的、仅留下痕迹供人触摸的前历史对于一个后来的时代来说可能具有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当这个后来的时代把那个过去当作它自己时代的规定性的基础加以认可的时候。”将古代物件规定为珍贵遗产是对过去文化的肯定,也蕴含着文化认同的基础,这种文化上的主流观念必然会与民众发生直接或间接的互动,而至于古城墙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并塑造民众的观念,我无法说清。

图片 4

漫步城墙,目力所及皆为城里城外的建筑与街道,值得夸赞的一点是西安老城内建筑的高度皆受到限制,并不存在过于突兀的建筑物与不和谐的城市景观,老城区的部分历史肌理(同一特定时期的具有相似风格的居民住宅楼)也得到了保留。然而,城市仍然避免不了不伦不类的景观处境。现代化建设中张牙舞爪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与沉稳含蓄的砖瓦古城墙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不远处的街道即可发现不断冒出蒸腾烟雾(烧煤供暖)的大烟囱。

日式人偶

现代建筑与古建筑的共存实际上带来了一个认识悖论,你既可以夸赞如此城市景观体现了古代与现代的交错感(多元化的当代的特殊产物),又可以将其痛批为混乱不堪的城市规划。二者背后有着不同的潜台词,前者是“它已经足够了”,而后者则隐含“它本可以变得更好”的设想(城市景观可在总体上更和谐),而看待城市规划的立场差异与时代背景也密切相关。

图片 5

在(西方的)城市规划的理论发展过程中,工业文明以来的现代主义在建筑领域表现为否定传统并强调机器生产的印记,经济性要求使现代大规模生产不精细的工业建筑,强调单体建筑而非整体环境成为其重要特征。而后现代主义则更多地回归传统,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对街道空间的整体和谐更为强调。

小镇长安

中国城市的急速工业化进程给传统建筑及历史肌理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害,一幢幢不顾区域的整体性的工业建筑拔地而起。现代主义建筑的另立新意并非不可取,可问题在于充斥在城市中的却是大量粗制滥造的“现代”建筑。如今,对城市发展的后现代反思逐渐增多,城市规划的失败被愈来愈多的人诟病,城市建筑缺乏整体区域的和谐性是中国多数大城市都面临的困境。

第二站,钟楼、回民街、南墙外。城里的夜色,比白天来的好看,夜色在灯光璀璨下展示开来。橘黄色的灯管,指引着行程,神秘而向往。曾跟舍友玩笑,我本大唐人士,许是穿越而来,也许我能在长安找到回去的路!飞过高山与森林,冲上云霄与蓝天,穿过人海与车流,来到夜晚的南墙外,找到了剧情需要的回去的路。

然而,另一种故意塑造片区和谐的规划却又应运而生,这通常是针对原有历史肌理进行的改造,将原先建筑推翻,在此基础上新建许多仿古建筑。这种“仿制”的举措往往由经济因素起主导作用,而建筑对于历史元素的运用往往流于肤浅,建筑本身并不如古代人工制造那般精细,而有粗制滥造之嫌。全国各地的古镇风情商业街皆不免如此。如今,西安的古城墙由于被圈起来成为旅游景点,也在不断翻新中。新的东西不断增加至其上,一如数世纪以来的卫城。在现代情境下,如何更好维护并保存好古迹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华清池的虚伪与废墟的真实

图片 6

走入华清池,讽刺感在四周浮动着。一切亭台楼宇皆为人造景观,商业摊贩及歌舞主题表演(《长恨歌》)也在不断提醒我们进入的是全然商业化的景区而非遗迹。华清池景区更像是个人造的主题公园,除了几个池子,原有遗址上的一切被完全翻新,进而构造出虚假的遗迹空间,古文化与古建筑的元素只是在景区内被商业化不断地机械复制:眼前的一切让我感到失望。

钟楼

当我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后,同伴反驳道,或许普通民众根本就不喜欢空无一物的废墟,人为构造的环境反而更能使其获得更身临其境的游览体验,而非仅凭空洞的想象力来塑造体验。这句话引发了我的深思。或许隐隐受到了在希腊的废墟游览体验的影响,我更倾向于认同“废墟”的真实性,而否定人造景观的虚伪。希腊的古遗迹上几乎不存在任何人造景观,至多只会为防止文物受酸雨侵蚀而将其转移至博物馆并在原址上代以文物的仿制品。这种对于真实的绝对追求有至少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人们通过回忆不再能触及的东西可间接地通过残留物来触及,这是痕迹保护原则的前提,废墟提供了真实的历史痕迹;二是欧洲主要的历史城市皆以砖石建造,这使得欧洲努力保护重要历史建筑的每一个部件。然而在亚洲,由于古老城市多用木材建造,定期维修和以复制构件替换木制古建的朽坏部分是一件常事,这导致了一种对于保护的特殊的亚洲态度。结果是,欧洲古建筑体现了它的年代,看上去都很有历史沧桑感,在亚洲,得到很好维修的木造古建筑看上去都像新近才建的,因为实际材料都是新的。

华清池的人造亭台楼宇似乎有建筑保护的文化差异为其辩护,然而,这仍然掩盖不了其粗制的事实。修复古建筑讲究“修旧如旧”。杨廷宝老先生谈古建筑修缮时曾说过:“这要根据建筑的具体情况灵活处理 ,不能用固定的公式。最好要研究它的历史和将来的用途,并通盘考虑。一般不太重要的古建筑,如修得焕然一新,那也无伤大雅。中国建筑油漆彩画的艺术效果什么时候最好、最美?我看,既不是刚完工,也不是经过二三十年以至几十年后,而是经过一段时期的自然侵蚀,似旧非旧,似新非新,那时的艺术效果最好最美。”在历史遗迹上的文化景观的重建也得考虑此因素。当然,如果华清池的定位不是遗迹,而仅为吸引消费的旅游景区,那也就不存在将其与遗迹相提并论的必要了。

图片 7

多数级别没那么高的历史遗迹都经由旅游产业的开发从“废墟”一跃而成旅游景区,经济因素在旅游产业的发展中占了很大的作用,遗迹被迫进行了大尺度的“整容手术”而变成了主题体验公园,而即便是像秦始皇陵的重要遗迹点,也无法避免商业因素的侵染:所有走出景点的游客都必须通过一条非常长的商业街,不伦不类的仿古建筑中兜售着许多所谓当地特色纪念品。据博物馆讲解员介绍,博物馆也对黑心商贩感到无奈,只得尽可能对游客进行防骗科普。商业街似乎是当地政府为拉动旅游业发展的举措,而这在希腊则根本不存在,遗迹景点附近并不存在多少商业活动。

南墙外

旅游产业在遗址上重建景观有其经济目的,这是否也迎合了游客的喜好呢?同伴的话提醒了我,由于文化等复杂因素,我们的游客有可能更不习惯于欣赏废墟这般遗迹的本来面目,不少人可能只期望得到体验性的感受,而非追寻其真实模样。

“对麦坎内尔(MacCannell 2001)而言,游客的注视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满足于传统旅游的再现装置,由于景观与预先期望一致而产生满足感。另一种形式构成'第二次注视',即拒绝满足于建构的景象,并超越表面去观察那些意料之外的奇特细节而获得乐趣……这样就鼓励当地'表演真实性'——在当地设置'舞台'提供设计的表演,从而与当地文化发生的真实的'后台'隔离开来。”

图片 8

不是所有游客都会进行“第二次注视”,但与此同时,这种对体验性的感受的追求却也并不诉诸真实。更为常见的反而是“文化表演”,譬如专门针对游客群体(“宰游客”)的美食商业街——西安的“回民街”及“永兴坊”。尤其在跟旅行团旅游时,游客实际上更难以与真正的当地人及其生活有深入接触。

南墙外—回去的路

当代视角下城市遗产保护的价值

第三站,城墙。长安的城墙,因着周围厚重的拥有岁月的建筑,比起南京玄武门城墙更有历史感。我们选择步行,晒着太阳慵懒的闲逛,人生惬意美事莫如是。城墙两边,能看见繁华的商业街道、植被绿化的公园以及较为拥挤的平民房屋。一座城市,不管多富有,总也有贫穷的存在。繁华的商业区和落后的小巷子,大多只有一墙之隔。

我们习惯于不假思索地赞同遗产保护,然而这却也折射出我们看待这一复杂问题的简单化视角,当代视角下的城市遗产保护,本身就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之处。

两个东西不能占有同一处地方,这是遗产保护在空间上的现实结果。然而,同一地点在不同空间上可能存在不同的社会形态,在同一空间中,选择保留何种时代的遗迹本身就充满极强的主观性。假如进行文物修复,修复的目标时间点也是个充满争议的问题。文物修复是要试图接近最原初的状态还是选择恢复至艺术价值更高的时代呢?对于建筑而言,在平衡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的关系中,我们似乎同时面临守旧和趋新的两种极端的可能。

图片 9

在同一地点上毁灭已创造的文化,在现实的历史情境中轮番上演。梁思成先生半个世纪前为抢救北京的古城墙奔走呼告,却始终无法逆转城墙消失的命运。20世纪以来的现代主义对众多历史遗迹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在如今的城市化浪潮中,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历史遗迹之于城市的意义?

长安-城墙外

“在集体性的历史城市形态中还具体表达了一些更深远的价值观。因为如果说人类和人类社会具有自我毁灭的倾向,那么历史城市的美丽形态就是一个潜在的积极创造的证据。而且,在历史集合的城市如布拉格、京都、开罗,以及古老的维也纳、伊斯坦布尔、北京、纽约、耶路撒冷,不同自然环境下的社会审美环境,证明了由生活决定的社会发明的多样性。”

历史遗迹是过去社会形态的见证,也充当着民族或国家的文化记忆及文化认同感的来源。它告诉我们过去的可能性,也暗示了当下及未来有变得更好的可能。遗产,同样也成为了人们的“怀旧”情结所落脚之处。

图片 10

雅典和塞萨洛尼基,分别为希腊第一及第二大城市,它们皆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令人称道的是,其古迹皆散布于城市的各处角落,与现代城市达成了某种和谐。像西安这样拥有不少历史遗产的城市本也可成为一座活的“博物馆”,历史古迹或许可以更加“亲民”。

长安-城墙上

然而,遗产保护的现实情形总存在着种种困难,这源于历史遗产(古迹)的多重身份。历史遗迹首先自然是历史文化的见证者,遗产保护也正是基于其文物的身份而展开的。其次,古迹也如艺术品般为我们提供审美享受,唤起一代又一代人的想象与怀古情结。即便有些古迹的保存情况不容乐观,但通过过去的记录,人们仍能复原其大致图像。作为城市的一部分,历史遗迹,尤其是古建筑,也作为城市景观的一部分而存在着。它与城市规划相关,可不幸的是,高速发展的都市空间似乎没有为古迹与周边区域的整体性留下足够空间。更常见的情形是遗迹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

第四站,青龙寺。这是一个意外的安排,我们毅然的放弃了需要排长队才能参观的景点,随意逛了一圈就奔向了下一站。值得一提的是,犹如夏日炎炎中午的公交车上,居然打盹睡着了,这样的睡眠质量,最是平时的向往。

而在当今的消费时代下,我们无法否认历史遗产作为文化消费品的身份。它在旅游产业中孕育,在社会中也不得不扮演一定的经济职能。正是最后这一身份吸引了资本的积聚,却也促成了更为严峻的情形。任何商业上的开发失当都会导致对它前几重身份的损害。遗产的多重身份使得城市的遗产保护问题有更深刻的复杂性,毕竟政府、资本、个人等力量皆以特定的参与方式影响着遗产保护的现状。

第五站,大雁塔、音乐喷泉、大唐不夜城。还未到达之前,我们不太明白,传说中看喷泉竟需要占位?到达之后,看到里外三层的人,才明白占位的重要性。幸好,气温不高,并且会有空缺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喷泉的动态。喷泉随着音乐节拍,演出着最动人的舞曲。还听到了熟悉的拉德夫斯基进行曲(公司年会舞曲),果然,这是一首受欢迎的名曲。如若是夏天,好想跑到喷泉的中央,该是多么浪漫的情节~~~

紫菜&七七

写于2016年11月

图片 11

后记:写这篇报告时,焦头烂额和欣喜并存。因急切想解决乱七八糟的困惑,阅读了些关于建筑及遗迹保护的书籍。篇幅有限,不在此处列出。

长安—音乐喷泉

沿着喷泉拾阶而上,一直到大雁塔下,据说,玄奘取来的经文存放在这里,是否真实就不得而知。貌似大多的景点,都有着历史渊源,经得起推敲的大概没有几个。绕到大雁塔的另一边,来到玄奘广场。这是历史还是小说中的人物呢?讲解词下也是最佳拍照点,我们只好无奈转身离开。与之相对应的是广场对面,一条安静典雅的街道。说是街道,却也不是。中间大部分有着雕塑和布景,两旁的街道则稍显窄小。街道的两边,是厚重的建筑。受惑于它的神秘,我们迎着余晖走了进去。中间的布景,娓娓道来西安的历史,从诗文的崛起鼎盛到古都帝王坐拥天下的气势,无一不彰显着西安这座古城曾经拥有的辉煌史记。帝王座前的六根液晶台柱,滚动显示着波涛汹涌的历史变更。这一路走来,留给我们的岂是“震撼”二字。好一座大唐不夜城!

图片 12

大唐不夜城—入口

图片 13

大唐不夜城

美食篇

羊肉泡馍。样子有点像是家里的面疙瘩,但是馍的味道完全不一样的。很管饱,很暖和。

biang biang面。由于我对面食的不讲究,也只能品尝出比平时吃的有嚼劲。想来,北方经常吃面食的朋友也说好吃,那就应该是真的正宗不错了。

凉皮与肉夹馍。在南京已有吃过,无疑这里的比较正宗。记得曾经与谢同学争论过,凉皮是怎么做的。他坚持原料是小麦粉,我坚持是米粉,相互嘲笑不懂得生活。才明了,我们的争论是南北的差异,我们都没有错,二者皆有而已。

在长安的3天,每餐都吃面食,却也不腻。不过,最后一餐,静静仍然招待了一桌饭菜:鲫鱼汤、凉拌黄瓜、炒素菜、蒸肉。

喜欢西安的历史厚重感,也喜欢它的生活节奏不快。向往西安,更多的是因为静静在。羡慕她与发小的合租生活,羡慕她们居所的生活味。因为正是我期待却缺乏的。

西安,何尝不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PS:2015.04月游玩并整理于日记,现整理发出记于简书。以后将长期记录的地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单场竞猜发布于手机电脑,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北三省记游,开始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