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鸟雀噪,荷花也有大年和小年

2020-01-07 07:52 来源:未知

题图一:观荷世园2017,投去最后一瞥

题图一:离家时分

题图一:登上风荷桥,池塘红花点点,照例留影一幅

题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观荷闻香,乃一雅事,荷香拂来,咀嚼一首古诗,观荷则入境矣。

题图二:2017,荷花之大年也

题图二:到达人民公园一号门

题图二:世纪公园密林多多,鸟雀啁啾其间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离家最近的观荷地二处:上海世纪公园和人民公园。还是喜欢世纪公园,因其野趣。当然南翔古猗园名列上海观荷之首。OPPO手机告诉我:到古猗园换三辆地铁和一辆公交,耗时近两个半小时,时间成本太高。两个半小时,已经可以到杭州了。

一位微信友人是北京的摄影家。前不久,发我照片,发我微信如下:

2017年6月28日,今年第一次观荷,地点:世纪公园。今日,7月4日,时隔6日,再观荷,地点人民公园。

2017年6月28日晨,走上家中南阳台,闻楼下密集绿树丛中传来阵阵鸟雀之啁啾 --

7月3日下午,任性观荷,到世纪公园。今年6月11日在常熟沙家浜第一次见到盛开的荷花,专程观荷,此乃2015年之首次。

花卉是我的重要拍摄题材,每年夏天都要为拍荷花忙碌一阵子。今年夏天,跑了好几处,都挺失望的!盆栽荷花,只见荷叶,少见花!塘里的荷花也是稀稀拉拉!难道荷花也会遭遇“小年”?北京晚报上证实,今年由于雨水多等气候原因,影响了荷花的长势。唉!又得等明年喽!

去年7月1日到人民公园观荷,留下极为美好印象。不能小觑了南京路上这块小小的荷塘。在上海,这可是一个著名的观荷地哟。它身居闹市,距离南京路咫尺之遥。五号门外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际饭店。估计下榻国际饭店东侧客房内的客人,开窗俯瞰,能见此荷花池红花点点矣。

响亮,婉转,动听。不禁想起1967年2月步行串联去杭州,被安排住在钱塘江边的“浙大三分部”(现更名“浙大之江校区”),小住一周,睡的是地铺,却能每日在鸟雀的啁啾声中醒来,实在是一种浪漫享受啊,至今难忘哦。不料进入老年,亦有此晚福

每日在窗外鸟雀的啁啾声中醒来,起床,开始一天新生活!上海的生态环境日益趋好,此乃一证。当然,荻柴浜的游鱼,还有形形色色的小鸟,尤其的大鸟的出现,且日益增多,皆环境改善之明证也。

于是,我用华为P9在阳台拍摄了一段视频,回放,视频中鸟雀的叫声清脆而又好听。于是,发此视频上微信,让众人分享。同时,写下以下打油闲诗:

小区绿树密,

名声闻遐迩。

清晨鸟雀噪,

啁啾不绝耳。

-- 2017/6/28日黎明

短时间内,收到诸多好友的回复,皆点赞,皆叫好。我不知为小诗叫好,还是为视频点赞。

一早出发,到世纪公园作今年第一次观荷。上794路公交,七八站路,上午八点不到,我已进入世纪公园。

公园的环境自然非居住小区可比,大片树林,大片竹林,茫茫镜天湖,茫茫草坪,鸟雀更是多多,其啁啾更悠扬、委婉、动听啊。请看题图照片之二。

除了鸟鸣,此地的空气更新鲜,大口呼吸。唉,如能测量,其负离子含量更高也。走在世纪公园的林中大道,大步流星,精神一振。

世纪公园太大,太大,2100亩地呀,真佩服当年征地者的决心。今年以来,已经是第四次入世纪公园了,

2月18日,到世纪公园观赏红梅,春寒料峭,却沉醉其中;

3月11日,又到世纪公园,此时,红梅始谢,而油菜花开得正旺;

3月29日,直奔世纪公园樱花岛,赏樱去!同时,杀回马枪,再入油菜地赏花,油菜花,你的花期真长,樱花要好好向你学习哩;

每次到世纪公园赏花,真如我入园时口占打油闲诗云:无花不登三宝殿,频频光顾世纪园。

一次次进入世纪公园,一次次直奔主题而去,不可能在世纪公园内转上一圈。对公园的布局了如指掌,要看的花在公园的哪一隅。今日亦不例外,过了镜天湖东部的桥,一个左拐,就到荷花池塘的风荷桥。

尚未到风荷桥,透过路旁密密的树林,只见远处点点红色,那是荷花吗?

去年7月21日到此观荷,心问:荷花开了吗?

今日到此,心问:荷花多吗?因为去年荷花虽然开了,偌大池塘,盛开的荷花竟然不满十朵,且一半在池塘中心地带,如何观赏?如何拍摄呀?留下点观荷遗憾。

今年,似乎兆头很好,走近,登上风荷桥,果见一池荷花盛开矣!风荷桥上,留影一幅。

观荷

梅季观荷趁雨缝,

今年池塘处处红。

淡阳轻洒光影给,

微风拂过舞姿弄!

一 2017/6/28日趁无雨,一早出发,7:50分便入世纪公园,直奔荷花塘!远隔树林,便见红色点点,走近果见荷花盛开!去年7/21日到此,偌大荷塘,盛开之荷竟不足10朵,徘徊荷塘边,大有“歉收”感。难道荷花也有大年小年之别?喜出望外,今年盛开荷花,数不胜数,且朵大。摄者云集,大呼过瘾。绕池塘观赏拍摄一周,心满意足!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世纪公园的荷花池,明显“扩容”了,原先绕池一周的荷花,今年是变成了满池皆荷!

由此让我想起:难道荷花也有大年和小年之别?曾经在浙江台州工作过18年,桔农告诉我,桔树结果,有大年和小年之别,而且挺有规律性。不料,荷花亦然?

今年4月13日到六院体检,回家时顺道入人民公园,观2017年最后的垂丝海棠,路过荷花池时,拍摄一幅照片,水面寂寂哟!只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大自然的神笔就描绘出如此巨变!

登上风荷桥,便可见此盛景。可喜的是,正是菡萏盛开时。

虽然没有下乡插队落户过,但我的学生时代并没有少下乡,还参加了半年的“四清运动”,和农民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当年每遇丰收年景时,老农常会手捧累累硕果,兴喜之余却不无感慨地说上一句:土地瘦了,要接接力了,明年是个小年。于是,我懂得了农作物还有大年小年之分。

上海有一个大世界,1917年开业以来,曾号称远东第一俱乐部!上海的老人对大世界皆有深刻难忘的印象。上海话里,有一个专门的搭配,叫“白相大世界”。年幼时曾经进入,至今不忘其哈哈镜以及各色演出。

图片 22

农民兄弟的此言至今还常萦绕于耳,每遇到水果多得泛滥之时,也会用这话来预测明年的年景。

大世界,于今年3月31日又正式开业!从人民公园到大世界,逛逛南京路,折入西藏路,到延安路过天桥,下去便是。一箭之遥也!故今日之安排:先入公园观荷,再入大世界白相。

第一次到世纪公园观荷:2008年7月9日。

荷花,除了荷塘底的淤泥的地力时强时弱之外,荷花数量之多少,花朵之大小,颜色之鲜艳还取决于天气哟。所谓天气,包含了温度的变化,湿度的变化,雨量的变化,等等,这些都是决定性的因素哟。

今日离家时间是6点45分,进人民公园一号门是8点04分。中间含在“传统四大金刚”用早餐的时间。不得不承认,今日之隧道三线公交车实在与风驰电掣于地下的地铁无法相比,一路红灯太多!坐惯了地铁,就会有这种感觉。没有地铁的上海,你不会觉得公交车“吃红灯”多而速度缓慢哟。

从电脑中吊出到世纪公园观荷的旧照,其中一幅是荷叶遮阳照。

总之,我们对大自然和农作物之间的关系的研究还是非常肤浅,这也是我们农业科学的一大研究课题。

过西藏路之“鲍师傅”,不见排队之长龙,只见大门紧闭。原以为,盛极而衰,关门打烊了。打听之下,方知鲍师傅开门迎客的时间较迟。

图片 23

今年6月28日,在离开世纪公园荷花池的时候,照例回眸一望,拍摄几幅照片。以下一幅照片即拍摄于2016年6月21日来此观荷时。依依不舍离去时,回眸为风荷桥,高高的白杨树,还有那荷花池拍照一幅,你看,整个荷塘基本上不见红花哟。而两幅题图照可见一番荷花大年景象。

上海仍处梅季,北方人不知南方梅季日子之难过。但今日阳光甚好,气温也近34度,梅季已成“兔子尾巴”哉。

2015年7月3日荷塘边照,也拍摄了一幅荷叶遮阳照。

心念:明年再来,难道是荷花小年了不成?

再观荷

图片 24

图片 25

世园荷香未远逝,

归来,比读两照,味道浓浓,成打油闲诗一首:

图片 26

清晨观荷又入市。

世园观荷有历史,寻出旧照我心喜。

图片 27

怀旧再入大世界,

童心未改乐依旧,荷叶遮阳七年逝。

图片 28

哈哈镜前有故事!

观荷,闻香加上吃茶,乐上添乐。可惜,上海世纪公园荷花池畔没有茶座。

图片 29

一 2017/7/4日早起,隧道三线到人民广场,8点即入人民公园一号门,过“无名茶室”,迳去荷塘,荷花盛开,数量超去年7/1日所见也。观荷后,出人民公园五号门,白相新开张的大世界。立于哈哈镜前,不禁哈哈,遥思1954年从镇江到宁波看望祖母,路过上海,父亲携吾三兄弟首游大世界之旧事。

好在荷花池四周不乏长椅,于是,绕荷花池一周,拍足照片之后,可歇坐长椅,听音乐,玩微信,吃点心,回览照片,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图片 30

以下照片拍摄于今年4月13日。人民公园荷花池,水面寂寂啊!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今生最爱杨万里的《晚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每每走过杭州净慈寺,头脑中总会出现一个影像:诗人杨万里和他的朋友林子方携手款款走出寺庙,此时,夕阳已经西斜,西湖荷花盛开。两人走出寺门,中国文学史上一首观荷的经典诗作,诞生于此时此地啊!

图片 34

图片 35

此时,歇坐在荷花池畔,耳畔自然响起:

图片 36

图片 37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图片 38

图片 39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图片 40

图片 41

杨诗绝无绮丽辞藻,思想独到,视角新颖,朴实无华,朗朗上口。短短四句,被认为是古诗中观荷诗之绝唱,连日本的小学生也知道。

图片 42

图片 43

2015年7月3日在世纪公园闻香观荷,又令我想起我的另一首最爱:明代诗人黄琼的《莲塘》。

图片 44

图片 45

一时,记不起全文,印象最深的一句:十里锦香看不断。

图片 46

图片 47

于是,歇坐长椅,取出手机,在百度输入“黄琼,莲塘”四个字。屏幕便跳出了全诗:

图片 48

图片 49

苍茫漠漠董家潭,绿树阴阴向水湾。

图片 50

图片 51

十里锦香看不断,西风明月棹歌还。

图片 52

图片 53

这就是2015年7月3日观荷能享受到的现代科技!

图片 54

图片 55

明代诗人黄琼的《莲塘》,短短四句,写得多么有声有色,多么精致耐读。且不说“漠漠”,“阴阴”的对仗何其工整优雅,且不说“棹歌还”三字何其乐感十足。最精彩的还是“十里锦香看不断”一句了。

图片 56

池畔的长椅,被荷香所围。呼吸之间,荷香熏人。久坐之下,嗅觉竟然没有“审美疲劳”,诵读“十里锦香看不断”,感官享受,立刻升华,升华为一种精神享受了。

图片 57

从感官享受到精神享受,这大概是观荷闻香之最高境界了吧?

图片 58

“十里锦香看不断”→ 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是“看不断”呢?应该是“闻不断”呀!

对了,人生识字糊涂始。小学生也许会如此发问。

但是,此句妙就妙在一个“看”字上!

朱自清《荷塘月色》中有两句:

1/ 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2/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第一句,视觉和听觉的错位,实际形成的是一个比喻,即将可见的光和影比作可闻的名曲。

第二句的嗅觉和听觉产生了错位,这不也就是一种比喻吗?-- 将鼻可闻的清香比作耳可闻之歌声而已。

黄琼的“十里锦香看不断”,还有朱自清的文句,其实是典型的“通感”句。

“通感”,古已有之,但直至20世纪60年代,这一术语才由钱鍾书先生从西方引进,后亦称“联觉”。英语synaesthesia(美语拼作synesthesia)。

“通感”是人类共有的一种生理现象。从解剖学的角度来看,人类的触觉、味觉、嗅觉、听觉和视觉等五大感觉器官是相互通连的,而人类五官相通的生理结构必然表现为心理结构。现代心理学的研究也表明:人类的感觉系统是一个整体,各感受器官在大脑皮质调节下相互作用。“通感”这一生理过程必然表现为心理过程,这一心理过程又必然反映在人类语言中,成为一种普遍的语言现象。

西方修辞学通常把“通感”归入“比喻”,称之为“通感式比喻”(synaesthetic metaphor)。这个归纳很有道理。吕叔湘先生认为:词的组合变化乃语言魅力所在。其实,不仅是语言的魅力,更是思想的魅力。一种创造性,一个新的认识往往由此而诞生。

荷塘四周观荷的人影渐渐散去,我也该回家了。

起身之前,在手机上发了微信短诗,借用了黄琼的一句,还附上了九幅照片如下。

早春赏梅三分寒,初夏又来为菡萏。

荷香十里看不断,未去杭州先解馋。

-- 2015年7月3日午后上794路公交,到世纪公园,菡萏怒放,绿叶田田,荷香扑鼻,现附上九幅照片如下。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7月12日灿鸿远去之上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单场竞猜发布于物品买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晨鸟雀噪,荷花也有大年和小年